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复古风小视频2
【美队版本】

做了一个复古风的小视频
【冬兵版本】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呀大家

说件很严重的事情【我FGOA了】

关注我的小伙伴大多数应该都是因为FGO

qwq

虽然还有在关注Fate方面的消息,但是游戏已经很久没有玩了(大学太忙,不知不觉A了)

关于连载,我的大纲还躺在我的抽屉里面,但是目前没有写下去的动力了(当初就不该给自己插旗子)

如果重新玩的话,可能会继续连载。

不过小短篇还是偶尔会写写哒,毕竟我还是很爱他们的

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

[██▓▒░]2019好运加载中


长期声明

虽然十一放假我的确应该正常更新生者与死者系列的,我有一两章存稿在。
但是我觉得自己写的很烂,我被现实中的一件事情困住了,而且这件事解决不好,很容易影响到我大学的方方面面(抱歉)
所以我现在还在working on it。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保质保量的恢复更新。
对那些还在关注我的粉丝表示抱歉。

今天刚掉的恩奇都!撒花!
我写完微积分就更新!相信我!

一个短期声明

大学和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qwq
我忙到飞起,我们学校居然还要学习做操,死亡。
九月中旬目测是无法恢复更新了,日更或者隔日更更是在做梦。
我尽力明天把手头上的这篇写完,然后周六周日更新一次。
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2018.9.19

关注我的小伙伴们,我明天就要出发去学校啦。
正在连载的#FGO#生者与死者系列也会在九月中旬左右开始恢复更新,希望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qwq
更新的频率或者是日更或隔日更,如果新学校事情很多要断更的话我也会提前发声明哒。

                                                           2018.9.6

双咕哒之你父母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

我就看到了表情包想写个短篇沙雕,是糖蟹蟹

#私设注意#正常运行的迦勒底,和已经在一起的双咕哒。

两个人身份会颠倒的哈哈哈

【富家女咕哒子×平民咕哒男】

  “啊呀呀,我爸来了。”咕哒子跑到咕哒君身边,小声地用气音说,旁边的提灯天使抬头看了她一眼。

   正在医疗室准备接下来出战所需的药品的咕哒君愣了一下:“你爸来了和我有……等等,伯父来了?”
 
   “说是正在赶过来。”咕哒子对着他晃了晃手机,表情无辜,“而且他好像从玛修那里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了。”

  “我已经做好了应付伯父的准备了。”咕哒君看似镇定地合上了医疗箱的盖子,拿起来的时候,手却抖得不行。

  “你先别拿了,达芬奇给我们两个放了个假。”咕哒子将他手中的箱子拿起来放好,拍了拍南丁格尔的肩膀,“麻烦啦。”

  少女默默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开。

  会客室里。

  “伯父你好。”咕哒君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父亲大人,西装笔挺,面容严肃,让他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背。

  “先别急着叫我伯父。”男子面容严肃地掏出一张支票,“这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女儿。”

  “爸!”

  “听话。”男子一个眼神过去,咕哒子就乖乖地安静了下来,“我不希望你和没有了解底细的人在一起,而且我送你来是来增长学历的。”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你先跟我过来一下。”咕哒子硬扯了两把坐在位子上沉默不语的咕哒君,面带笑容地拉着他躲到角落 ,戳了戳他紧绷的脸,“你别不说话嘛,不如这样,你先答应我爸,把那一千万拿到手,然后我再和我爸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求他一下,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

  咕哒君还是沉默着,认为他已经默认的咕哒子高高兴兴地拉着他回到了位子上。

  “爸,我们说好啦,我们……”“伯父,我不会要这一千万,我很喜欢她,一千万买不到她,一亿都不行。”

  咕哒君突然出声打断了咕哒子的话,那双蓝色的眼眸中是认真,他紧紧地握着咕哒子的手,手心微湿。
 
  “虽然像我这样一个穷小子说这种话很傻,可我会好好地对她的,这份心意不掺任何虚假,我愿意听她的话,但只有这一点,我绝不会让步。”

  “……她是属于我的,只能是我的。”

  “你!你!”男子像是被这句话气到了,“你这小子人还挺不错的嘛!”

  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的咕哒君被这句话冲得一愣。

  “那爸你是同意啦!”咕哒子高高兴兴地坐到男子身边抱住了他的胳膊摇了摇去,“我的好爸爸,好爸爸?”

   “嗯,爸同意了。”

【平民咕哒子×富家少爷咕哒君】

  “这里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儿子。”莫名奇妙被达芬奇派来接待人的咕哒子看着端坐在沙发对面盛装打扮的女子,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您这是再说什么外星语吗?”咕哒子忍不住低头喝红茶,害怕自己扭曲的表情会吓到对面的女人。

  “你没听清楚吗,这里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儿子,我会在迦勒底之外给你找一份新工作,保证你满意。”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点了点桌上的支票,“放心,这张支票去大银行都可以兑。”

  咕哒子强忍着揉眼睛地冲动,轻声问:“咕哒君他不知道吧,伯母。”

  “对,所以我还要附加一个要求,你不可以和他再联络。”女子趾高气昂地点了点支票,“一千万,够你花了。”

   “我拒绝。”咕哒子拿出终端晃了晃,上面显示的录音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着,“另外您刚才的话我录音了,请不要再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强人所难。”

  “你!”女子看上去有点激动,咕哒子笑了笑,将终端放回口袋里,握住了她的手,“伯母,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不允许任何人挑拨我和他的关系。”

  “我注定会和他在一起,till death do us apart/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咕哒子轻轻地拍了拍女子的手,安抚着她的情绪,“伯母你不要太生气,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但是努力这种程度还是做的到的,我会配得上他的,我保证。”

  “……妈。”咕哒君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到咕哒子旁边坐下,搂住了他的肩膀,“我说了吧,这种招数没用了,咕哒子是不同。”

  “呀,妈妈不过是想看一看你喜欢的女孩子嘛。”女子瞬间变了一副脸,笑眯眯地看着咕哒君,“你别这么小气嘛。”

  “那伯母你就是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咕哒子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都快紧张死了。”

  “你都叫我伯母了。”女子优雅地白了她一眼,从手上退下来一个手镯戴到了咕哒子的手上,“这是伯母给你的见面礼,没有一千万那么贵,你就意思意思收着。”

  “谢谢伯母。”咕哒子并不想知道这个有多贵,大概是她现阶段买不起的东西,不过她会努力的!

#FGO#生者与死者的双咕哒(小短篇之猫)

我也知道我很久没更新了(土下座)
我就半夜溜上来悄咪咪摸个小短篇,正篇真的看心情,因为卡灵感了(哭唧唧)
这次也依然是咕哒子×咕哒君w
【我选猫看的是颜色,索马里猫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别打我qwq】

【如果咕哒子变成了猫】

  “为什么这里会有猫?”咕哒君蹲下身来,看着迈着小步伐走向他的索马里猫,向她伸出了手,“来这里。”

  “喵~”猫小步冲了过来,在靠近他的手时急刹车了一下,恢复优雅地姿态轻轻地蹭了蹭他的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舒服地眯起。

  “是玳瑁色的呢,总觉得有点像某人。”咕哒君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地挠了挠她的下巴,“乖~”

   “该怎么办呢,感觉也不像是什么正规来路的猫。”撸猫撸得正爽的咕哒君干脆将猫抱了起来,猫咪也乖巧地没有反抗,“去找达芬奇问问看吧。”

  “前辈?”玛修从走廊的另一端跑过来,“你有看到另外一名前辈的身影吗?达芬奇找她有事。”

  “喵~”猫咪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呀,前辈这是从哪里来的猫?”玛修这才注意到了被咕哒君抱在怀里的索马里猫,“这品种应该是索马里猫吧,有新的宠物和芙芙争宠了呢。”

  “我看到她一个人在走廊里散步而已。”咕哒君歪了歪头,“我和你一起去找。”

到了深夜。

  “啊,还是没找到,究竟去哪里了。最后也没能去找达芬奇。”咕哒君叹了口气,摸了摸很自然地躺在他床上的猫,“你也真的是不怕生啊。”

  “喵~”猫咪冲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晚安。”咕哒君关上了灯。

  第二天早晨。

  “诶!咕哒子你怎么在我床上!”←来自咕哒君的嚎叫。

  “喵~”睡梦中的咕哒子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手。

【如果咕哒君变成猫的话】

   “是布偶!”看到急急地在走廊里奔跑的小生物,咕哒子低声尖叫,“好可爱!”

  听到尖叫声的布偶猫吓了一跳,脚滑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咕哒子心疼地跑了过去把他抱了起来。

  “没有哪里受伤吧。”她蹲下身,将猫放在膝盖上左看右看。

  “喵,喵,喵。”布偶猫像是很着急一样地拍着她的手,却细心地没有露出爪子,软软地肉垫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魔法。

  “你想和我说什么吗?”咕哒子想了想,对着他问道。

  猫咪冲着她点了点头,天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有点像咕哒君呢。”咕哒子偏了偏头,将他抱了起来,没有察觉到猫在一瞬间僵直了身子,“我带你去找达芬奇吧,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翻译你的话。”

  “我虽然是万能的天才,但天才现在很忙哦。”达芬奇冲她挥了挥手中的报告,“而且现在还找不到咕哒君的人,明明喊了他来做体检的。”

“喵,喵,喵!”猫咪看着达芬奇不理他,很着急地冲她喊了起来。

  “你先把猫带走吧,明天再过来。我这边都是文书,被弄乱了就麻烦了,我可不想加班。”达芬奇对着报告奋笔疾书,咕哒子见状无声地退了出来,不顾猫咪的微弱挣扎。

  “好啦,我们两个一起呆一下吧。”咕哒子带着他去参加了女孩子们的下午茶会,还听童谣讲了好多童话故事,顺便被大家撸了个够。

  到了深夜。

  “真的不和我一起睡吗?”咕哒子遗憾地看着说什么也不肯上床的布偶,趴在床上做出了拜托的手势,“就一次嘛,就一次。”

  猫咪好像犹豫了,咕哒子干脆换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床上:“拜托了!”

  久久没有声音传来,就在咕哒子泄气地以为失败了的时候,她感觉到身旁微微凹下去了一块,有一种柔软的东西拍了拍她的头。

  咕哒子,如愿以偿!

  第二天早晨。

  咕哒子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东西横在自己的腰上,背后传来某种坚硬的触感,还带有体温。

  僵硬地低头一看,是咕哒君的手,她整个人都被咕哒君圈在了怀中,她试探性地挣扎了一下。

  “别动。”咕哒君将她抱得更紧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蹭了蹭,“我再睡一会儿。”
 

古早之旅(三)

 如果我不喜欢你,你是不是就会一直等着我。      ——无名氏

 壹

  “喂!穿黑衣服的家伙,你就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一身华服的少女追着前面拿剑的少年,大声喊道。

  声音回荡在空寂的街道上,显出几分诡异来。

  那个少年还是一直不停地走着,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发现少年一反常态地没有用轻功离开,少女就发现了些许不对。

  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唉呀!痛!”她假意崴了脚腕,摔倒在地上。

  前面的少年果然停了下来,快速地赶回她的身边打算查看她的伤势。

  她趁机抓住了他的衣裳,笑眯眯地说:“我终于抓到你了。”

  说着,她却发现手心一片濡湿,心下一惊。

  “你受伤了!”

  “无碍。”那是少女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些许嘶哑。

  “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少女急了,这人怎么就不注意自己的伤势呢。

  “这种小伤,没几天就会好的,你还是快点回家吧,外面危险。”少年低着头不去看她的脸。

  “外面那么危险你就送我回家啊!”少女脱口而出的话让他愣了愣。

  低下头想了想,他点头答应了。

  “好,我送你回家。”

  他将她送回了丞相府,府里的奴仆早就等急了,一个个面色仓皇。

  她却揪住了他的袖子,死活不肯让他走。

  “你就留下来让大夫帮你看看吧。”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珠,仿佛他说不,那盈盈的泪珠就会落下来。

  少年破天荒地红了脸,小心翼翼地看向少女:“我答应你就是了,你不要哭,好不好?”

  少女的眼泪立刻收了回去,笑容满面。

  少年隐约觉得些许不对,却被少女拉入了府中。

  大夫给他换药,他怕她哭,死活不肯让她在旁边看着。

  “男女授受不亲。”他低着头说。

  “迂腐!”她生气地蹬了下脚,却转身出去了。

  大夫拉开他的衣服,被那道伤口给惊着了。

  长长的刀伤,从胸口到小腹,血还不停地从里面溢出来。

  看了眼面不改色的少年,大夫也忍不住叹了一句好定力。

  快速地上药,雪白的纱布顷刻间就被染红,大夫只能不停地换纱布,直到血不再渗出。

  而少女,则被婢女叫走了,她带回来一个人的消息早就传入了她爹爹的耳中。

  “爹爹。”她进入书房,先亲昵地叫了声。

  “今天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座上的男人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问道。

  “他救了我一命,我自然要报恩啊。”少女巧笑嫣然,似乎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意味。

  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希望如此,下个月你就要和赵公子结婚了,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等他伤好了,就让他走吧。”

  少女低着头,不肯回答。

  “算了,你退下吧。”

  少女立刻转身出了房间,像是对他厌恶至极。

  出了房间,少女脸上哪还有半分愁苦,提起裙子向东苑跑去。

  推门入房,少女就看到少年静静地坐在桌前,擦拭他的剑。

  听到推门声,少年敏锐地转过头来,握紧了手中的剑,却又在看到是少女时,放松了下来。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少女坐到了桌前,看着少年继续擦拭他的剑。

  “花司,我叫花司。”少年清冽的声音传入耳中,少女的笑容微微凝滞,却又在下一瞬展开,快得让人感觉像是错觉。

  “花司,花司,真是好听的名字呢。”

  “是吗?”花司看着手中的剑,乌黑的剑身,却沾染了无数人的血。

  “花司,你留下来保护我,好不好?”

  “好。”

 贰

  “花司,花司。”少女提着裙子奔跑在花园的小径上,身后的婢女急急地叫着她:“小姐,慢些!”

  园中练剑的花司停下了手中的剑,护住了飞奔而来的她。

  “怎么了?”花司扶着她站稳,小心不让手中的剑伤到她。

  “你看,你看,我绣了一个荷包呢!”少女炫耀似地举起手中的荷包。

  花司看着她手中惨不忍睹的荷包,再看了看少女期待的眼神,久久才违心地说了一句:“绣得很漂亮。”

  “那这个就送给你啦,这还是本小姐第一次绣荷包呢!便宜你了。”华服的少女尽量倨傲的抬起头,不让少年看出她的小心翼翼。

  他并没有接,而是垂下了眸子,说:“卫小姐的一片心意,花某担待不得。”

  送牡丹荷包是大殷王朝一种女子向男子表明心意的一种方式,若男子接下了荷包,就是男有情妾有意,可成一段佳话。

  少女眼中的期盼似是破裂了,她固执地将荷包塞到他的手中:“本小姐送出去的东西就不会拿回来,不喜欢的话,扔了也没有关系!”说完,转身奔了出去。

  花司苦笑着看着手中的荷包,也没了练剑的心思,他脚尖一点,不过多时,就到了少女房间的外。

  听到里面传来的抽泣声,花司僵直了身子。

  “绿珠,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少女泪眼婆娑地看向陪伴自己多年的婢女。

  见绿珠没有接话,她也并不在意,看着镜子中的美人,哭得梨花带雨。

  “我卫辛裳姿容卓绝,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兵法军书也能融会贯通,就连父亲都赞我聪慧,喜欢我的人都排到京城外去了,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我!”少女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我有什么不好!”

  “小姐,你已经有了婚约,丞相大人是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绿珠看着哭得伤心的少女,劝道。

  门外的花司,手紧了紧,转身离开。

  第二天,少女邀他赏花,他没有拒绝。

  第三天,少女邀他品茶,他没有拒绝。

  第四天,第五天……

  终于,快到了她出嫁的日子,她看着一身乌衣的他,笑着说:“花司,你帮我画一幅画,好不好?”

  “好。”他应承下来,语带温柔。

  少女回屋换了一身红衣出来,他专注地看着她,一幅花下美人跃然纸上。

  她近乎着迷地看着他的眼睛,真好啊,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

  “花司,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她看着他的眼睛,执着地问道。

  这个问题,她问了三十二遍,这是第三十三遍,她几乎绝望,却还希冀着他口中吐出的话语。

  “我喜欢你,卫辛裳。”乌衣的少年紧紧地盯着她,眼中是她求之不得的恋慕。

  “谢谢你,花司。”少女欣然地笑了,眼中却含着苦涩。

  “我明天就要走了。”花司转过头去,不去看她的表情。

  “是吗。”红衣的少女笑着,“也好。”也好,这样,你就不会看见我丑陋的一面了。

  “花司,那幅画,你带走吧,好不好?”

  “好。”

 叁

  十里红妆,京城的百姓们都见证了这华丽的排场。

  “卫家小姐可真是有福气啊。”

  “那赵家公子才是真有福气呢,那卫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呢!”

  “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百姓们窃窃的私语传入他的耳中,他感觉到心脏传来的刺痛,但他只能选择离开京城。

  半个月后,京城被攻下,改朝换代的腥风血雨弥漫在整个京城里。

  领军的乌衣少年清理了前朝的军队,朝堂里的大部分人都被替换掉。

  有的人卸甲归田,有的人消失无踪。

  大清理,这个世界,太脏了。

  他去了丞相府,却看到一片飞舞的白色。

  卫辛裳,死了。

  在他离开的那天,上吊自杀。

  他死死地盯着眼前小小的坟墓,有什么东西,破裂开来。

  他终究没有坐上那个位子,而是让给了他的师弟。

  他将她的坟迁到了一座深山里,和她相伴。

  “你下山去保护那位丞相的嫡女。”师傅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为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因为这样,才能成就大业啊。”

  “是。”

  他给她穿上了火红的嫁衣,自己也一身红衣似火。

  小心翼翼地抱着她躺入了棺木中,缓缓地阖上了棺盖。

  他低声喃喃道:“卫辛裳,花司并不是我的名字啊。”

  “我的名字,叫作……”乌黑的血从他的嘴角溢出,堵住了他剩余的话。

  那把剑,就插在坟墓旁,在剑柄不起眼的地方,刻着两个小小的字。

  ——花司。

 


古早之旅(二)

笙歌起,美人笑,脉脉戚戚是姻缘。

古镜碎,心神乱,寂寂寥寥无谓错。

细雨洒,前尘落,寻寻觅觅终有果。

 

  天壤之别。

  他看着师傅怀中巧笑嫣然的少女,默默地想着。

  十年。

  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甜甜笑着的少女,忽然想起。

  从入师门后,她就只叫他师兄,引来了一大堆师兄弟的嫉妒。

  但是,他明白,那不过是她挡桃花的一种方式,因为他是同辈里最强的,她的假意爱慕是再合适不过的方法。

  他很欢喜,哪怕,她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他的影子。

  已经足够了,能够如此的亲近她,足够了。他对自己说。

  那是太过羞耻的心思,他将它小心藏起,愈发冷漠。

  这是她所希望的,那他就去做。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心底的猛兽咆哮着,眼前的美景刺痛了他的眼。

  凭什么那个新来的弟子可以获得她的青睐。

  杀掉他!杀掉他!

  可是最终,他却退缩了,那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理智。

  她会心疼。

  他道心不稳,在一次进阶中,被天雷劈中,魂飞魄散。

  好想,好想再看你一眼。

  是谁,在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