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一个短期声明

大学和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qwq
我忙到飞起,我们学校居然还要学习做操,死亡。
九月中旬目测是无法恢复更新了,日更或者隔日更更是在做梦。
我尽力明天把手头上的这篇写完,然后周六周日更新一次。
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2018.9.19

关注我的小伙伴们,我明天就要出发去学校啦。
正在连载的#FGO#生者与死者系列也会在九月中旬左右开始恢复更新,希望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qwq
更新的频率或者是日更或隔日更,如果新学校事情很多要断更的话我也会提前发声明哒。

                                                           2018.9.6

双咕哒之你父母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

我就看到了表情包想写个短篇沙雕,是糖蟹蟹

#私设注意#正常运行的迦勒底,和已经在一起的双咕哒。

两个人身份会颠倒的哈哈哈

【富家女咕哒子×平民咕哒男】

  “啊呀呀,我爸来了。”咕哒子跑到咕哒君身边,小声地用气音说,旁边的提灯天使抬头看了她一眼。

   正在医疗室准备接下来出战所需的药品的咕哒君愣了一下:“你爸来了和我有……等等,伯父来了?”
 
   “说是正在赶过来。”咕哒子对着他晃了晃手机,表情无辜,“而且他好像从玛修那里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了。”

  “我已经做好了应付伯父的准备了。”咕哒君看似镇定地合上了医疗箱的盖子,拿起来的时候,手却抖得不行。

  “你先别拿了,达芬奇给我们两个放了个假。”咕哒子将他手中的箱子拿起来放好,拍了拍南丁格尔的肩膀,“麻烦啦。”

  少女默默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开。

  会客室里。

  “伯父你好。”咕哒君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父亲大人,西装笔挺,面容严肃,让他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背。

  “先别急着叫我伯父。”男子面容严肃地掏出一张支票,“这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女儿。”

  “爸!”

  “听话。”男子一个眼神过去,咕哒子就乖乖地安静了下来,“我不希望你和没有了解底细的人在一起,而且我送你来是来增长学历的。”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你先跟我过来一下。”咕哒子硬扯了两把坐在位子上沉默不语的咕哒君,面带笑容地拉着他躲到角落 ,戳了戳他紧绷的脸,“你别不说话嘛,不如这样,你先答应我爸,把那一千万拿到手,然后我再和我爸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求他一下,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

  咕哒君还是沉默着,认为他已经默认的咕哒子高高兴兴地拉着他回到了位子上。

  “爸,我们说好啦,我们……”“伯父,我不会要这一千万,我很喜欢她,一千万买不到她,一亿都不行。”

  咕哒君突然出声打断了咕哒子的话,那双蓝色的眼眸中是认真,他紧紧地握着咕哒子的手,手心微湿。
 
  “虽然像我这样一个穷小子说这种话很傻,可我会好好地对她的,这份心意不掺任何虚假,我愿意听她的话,但只有这一点,我绝不会让步。”

  “……她是属于我的,只能是我的。”

  “你!你!”男子像是被这句话气到了,“你这小子人还挺不错的嘛!”

  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的咕哒君被这句话冲得一愣。

  “那爸你是同意啦!”咕哒子高高兴兴地坐到男子身边抱住了他的胳膊摇了摇去,“我的好爸爸,好爸爸?”

   “嗯,爸同意了。”

【平民咕哒子×富家少爷咕哒君】

  “这里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儿子。”莫名奇妙被达芬奇派来接待人的咕哒子看着端坐在沙发对面盛装打扮的女子,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您这是再说什么外星语吗?”咕哒子忍不住低头喝红茶,害怕自己扭曲的表情会吓到对面的女人。

  “你没听清楚吗,这里是一千万,请你离开我的儿子,我会在迦勒底之外给你找一份新工作,保证你满意。”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点了点桌上的支票,“放心,这张支票去大银行都可以兑。”

  咕哒子强忍着揉眼睛地冲动,轻声问:“咕哒君他不知道吧,伯母。”

  “对,所以我还要附加一个要求,你不可以和他再联络。”女子趾高气昂地点了点支票,“一千万,够你花了。”

   “我拒绝。”咕哒子拿出终端晃了晃,上面显示的录音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着,“另外您刚才的话我录音了,请不要再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强人所难。”

  “你!”女子看上去有点激动,咕哒子笑了笑,将终端放回口袋里,握住了她的手,“伯母,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不允许任何人挑拨我和他的关系。”

  “我注定会和他在一起,till death do us apart/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咕哒子轻轻地拍了拍女子的手,安抚着她的情绪,“伯母你不要太生气,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但是努力这种程度还是做的到的,我会配得上他的,我保证。”

  “……妈。”咕哒君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到咕哒子旁边坐下,搂住了他的肩膀,“我说了吧,这种招数没用了,咕哒子是不同。”

  “呀,妈妈不过是想看一看你喜欢的女孩子嘛。”女子瞬间变了一副脸,笑眯眯地看着咕哒君,“你别这么小气嘛。”

  “那伯母你就是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咕哒子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都快紧张死了。”

  “你都叫我伯母了。”女子优雅地白了她一眼,从手上退下来一个手镯戴到了咕哒子的手上,“这是伯母给你的见面礼,没有一千万那么贵,你就意思意思收着。”

  “谢谢伯母。”咕哒子并不想知道这个有多贵,大概是她现阶段买不起的东西,不过她会努力的!

#FGO#生者与死者的双咕哒(小短篇之猫)

我也知道我很久没更新了(土下座)
我就半夜溜上来悄咪咪摸个小短篇,正篇真的看心情,因为卡灵感了(哭唧唧)
这次也依然是咕哒子×咕哒君w
【我选猫看的是颜色,索马里猫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别打我qwq】

【如果咕哒子变成了猫】

  “为什么这里会有猫?”咕哒君蹲下身来,看着迈着小步伐走向他的索马里猫,向她伸出了手,“来这里。”

  “喵~”猫小步冲了过来,在靠近他的手时急刹车了一下,恢复优雅地姿态轻轻地蹭了蹭他的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舒服地眯起。

  “是玳瑁色的呢,总觉得有点像某人。”咕哒君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地挠了挠她的下巴,“乖~”

   “该怎么办呢,感觉也不像是什么正规来路的猫。”撸猫撸得正爽的咕哒君干脆将猫抱了起来,猫咪也乖巧地没有反抗,“去找达芬奇问问看吧。”

  “前辈?”玛修从走廊的另一端跑过来,“你有看到另外一名前辈的身影吗?达芬奇找她有事。”

  “喵~”猫咪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呀,前辈这是从哪里来的猫?”玛修这才注意到了被咕哒君抱在怀里的索马里猫,“这品种应该是索马里猫吧,有新的宠物和芙芙争宠了呢。”

  “我看到她一个人在走廊里散步而已。”咕哒君歪了歪头,“我和你一起去找。”

到了深夜。

  “啊,还是没找到,究竟去哪里了。最后也没能去找达芬奇。”咕哒君叹了口气,摸了摸很自然地躺在他床上的猫,“你也真的是不怕生啊。”

  “喵~”猫咪冲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晚安。”咕哒君关上了灯。

  第二天早晨。

  “诶!咕哒子你怎么在我床上!”←来自咕哒君的嚎叫。

  “喵~”睡梦中的咕哒子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手。

【如果咕哒君变成猫的话】

   “是布偶!”看到急急地在走廊里奔跑的小生物,咕哒子低声尖叫,“好可爱!”

  听到尖叫声的布偶猫吓了一跳,脚滑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咕哒子心疼地跑了过去把他抱了起来。

  “没有哪里受伤吧。”她蹲下身,将猫放在膝盖上左看右看。

  “喵,喵,喵。”布偶猫像是很着急一样地拍着她的手,却细心地没有露出爪子,软软地肉垫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魔法。

  “你想和我说什么吗?”咕哒子想了想,对着他问道。

  猫咪冲着她点了点头,天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有点像咕哒君呢。”咕哒子偏了偏头,将他抱了起来,没有察觉到猫在一瞬间僵直了身子,“我带你去找达芬奇吧,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翻译你的话。”

  “我虽然是万能的天才,但天才现在很忙哦。”达芬奇冲她挥了挥手中的报告,“而且现在还找不到咕哒君的人,明明喊了他来做体检的。”

“喵,喵,喵!”猫咪看着达芬奇不理他,很着急地冲她喊了起来。

  “你先把猫带走吧,明天再过来。我这边都是文书,被弄乱了就麻烦了,我可不想加班。”达芬奇对着报告奋笔疾书,咕哒子见状无声地退了出来,不顾猫咪的微弱挣扎。

  “好啦,我们两个一起呆一下吧。”咕哒子带着他去参加了女孩子们的下午茶会,还听童谣讲了好多童话故事,顺便被大家撸了个够。

  到了深夜。

  “真的不和我一起睡吗?”咕哒子遗憾地看着说什么也不肯上床的布偶,趴在床上做出了拜托的手势,“就一次嘛,就一次。”

  猫咪好像犹豫了,咕哒子干脆换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床上:“拜托了!”

  久久没有声音传来,就在咕哒子泄气地以为失败了的时候,她感觉到身旁微微凹下去了一块,有一种柔软的东西拍了拍她的头。

  咕哒子,如愿以偿!

  第二天早晨。

  咕哒子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东西横在自己的腰上,背后传来某种坚硬的触感,还带有体温。

  僵硬地低头一看,是咕哒君的手,她整个人都被咕哒君圈在了怀中,她试探性地挣扎了一下。

  “别动。”咕哒君将她抱得更紧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蹭了蹭,“我再睡一会儿。”
 

古早之旅(三)

 如果我不喜欢你,你是不是就会一直等着我。      ——无名氏

 壹

  “喂!穿黑衣服的家伙,你就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一身华服的少女追着前面拿剑的少年,大声喊道。

  声音回荡在空寂的街道上,显出几分诡异来。

  那个少年还是一直不停地走着,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发现少年一反常态地没有用轻功离开,少女就发现了些许不对。

  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唉呀!痛!”她假意崴了脚腕,摔倒在地上。

  前面的少年果然停了下来,快速地赶回她的身边打算查看她的伤势。

  她趁机抓住了他的衣裳,笑眯眯地说:“我终于抓到你了。”

  说着,她却发现手心一片濡湿,心下一惊。

  “你受伤了!”

  “无碍。”那是少女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些许嘶哑。

  “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少女急了,这人怎么就不注意自己的伤势呢。

  “这种小伤,没几天就会好的,你还是快点回家吧,外面危险。”少年低着头不去看她的脸。

  “外面那么危险你就送我回家啊!”少女脱口而出的话让他愣了愣。

  低下头想了想,他点头答应了。

  “好,我送你回家。”

  他将她送回了丞相府,府里的奴仆早就等急了,一个个面色仓皇。

  她却揪住了他的袖子,死活不肯让他走。

  “你就留下来让大夫帮你看看吧。”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珠,仿佛他说不,那盈盈的泪珠就会落下来。

  少年破天荒地红了脸,小心翼翼地看向少女:“我答应你就是了,你不要哭,好不好?”

  少女的眼泪立刻收了回去,笑容满面。

  少年隐约觉得些许不对,却被少女拉入了府中。

  大夫给他换药,他怕她哭,死活不肯让她在旁边看着。

  “男女授受不亲。”他低着头说。

  “迂腐!”她生气地蹬了下脚,却转身出去了。

  大夫拉开他的衣服,被那道伤口给惊着了。

  长长的刀伤,从胸口到小腹,血还不停地从里面溢出来。

  看了眼面不改色的少年,大夫也忍不住叹了一句好定力。

  快速地上药,雪白的纱布顷刻间就被染红,大夫只能不停地换纱布,直到血不再渗出。

  而少女,则被婢女叫走了,她带回来一个人的消息早就传入了她爹爹的耳中。

  “爹爹。”她进入书房,先亲昵地叫了声。

  “今天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座上的男人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问道。

  “他救了我一命,我自然要报恩啊。”少女巧笑嫣然,似乎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意味。

  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希望如此,下个月你就要和赵公子结婚了,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等他伤好了,就让他走吧。”

  少女低着头,不肯回答。

  “算了,你退下吧。”

  少女立刻转身出了房间,像是对他厌恶至极。

  出了房间,少女脸上哪还有半分愁苦,提起裙子向东苑跑去。

  推门入房,少女就看到少年静静地坐在桌前,擦拭他的剑。

  听到推门声,少年敏锐地转过头来,握紧了手中的剑,却又在看到是少女时,放松了下来。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少女坐到了桌前,看着少年继续擦拭他的剑。

  “花司,我叫花司。”少年清冽的声音传入耳中,少女的笑容微微凝滞,却又在下一瞬展开,快得让人感觉像是错觉。

  “花司,花司,真是好听的名字呢。”

  “是吗?”花司看着手中的剑,乌黑的剑身,却沾染了无数人的血。

  “花司,你留下来保护我,好不好?”

  “好。”

 贰

  “花司,花司。”少女提着裙子奔跑在花园的小径上,身后的婢女急急地叫着她:“小姐,慢些!”

  园中练剑的花司停下了手中的剑,护住了飞奔而来的她。

  “怎么了?”花司扶着她站稳,小心不让手中的剑伤到她。

  “你看,你看,我绣了一个荷包呢!”少女炫耀似地举起手中的荷包。

  花司看着她手中惨不忍睹的荷包,再看了看少女期待的眼神,久久才违心地说了一句:“绣得很漂亮。”

  “那这个就送给你啦,这还是本小姐第一次绣荷包呢!便宜你了。”华服的少女尽量倨傲的抬起头,不让少年看出她的小心翼翼。

  他并没有接,而是垂下了眸子,说:“卫小姐的一片心意,花某担待不得。”

  送牡丹荷包是大殷王朝一种女子向男子表明心意的一种方式,若男子接下了荷包,就是男有情妾有意,可成一段佳话。

  少女眼中的期盼似是破裂了,她固执地将荷包塞到他的手中:“本小姐送出去的东西就不会拿回来,不喜欢的话,扔了也没有关系!”说完,转身奔了出去。

  花司苦笑着看着手中的荷包,也没了练剑的心思,他脚尖一点,不过多时,就到了少女房间的外。

  听到里面传来的抽泣声,花司僵直了身子。

  “绿珠,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少女泪眼婆娑地看向陪伴自己多年的婢女。

  见绿珠没有接话,她也并不在意,看着镜子中的美人,哭得梨花带雨。

  “我卫辛裳姿容卓绝,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兵法军书也能融会贯通,就连父亲都赞我聪慧,喜欢我的人都排到京城外去了,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我!”少女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我有什么不好!”

  “小姐,你已经有了婚约,丞相大人是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绿珠看着哭得伤心的少女,劝道。

  门外的花司,手紧了紧,转身离开。

  第二天,少女邀他赏花,他没有拒绝。

  第三天,少女邀他品茶,他没有拒绝。

  第四天,第五天……

  终于,快到了她出嫁的日子,她看着一身乌衣的他,笑着说:“花司,你帮我画一幅画,好不好?”

  “好。”他应承下来,语带温柔。

  少女回屋换了一身红衣出来,他专注地看着她,一幅花下美人跃然纸上。

  她近乎着迷地看着他的眼睛,真好啊,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

  “花司,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她看着他的眼睛,执着地问道。

  这个问题,她问了三十二遍,这是第三十三遍,她几乎绝望,却还希冀着他口中吐出的话语。

  “我喜欢你,卫辛裳。”乌衣的少年紧紧地盯着她,眼中是她求之不得的恋慕。

  “谢谢你,花司。”少女欣然地笑了,眼中却含着苦涩。

  “我明天就要走了。”花司转过头去,不去看她的表情。

  “是吗。”红衣的少女笑着,“也好。”也好,这样,你就不会看见我丑陋的一面了。

  “花司,那幅画,你带走吧,好不好?”

  “好。”

 叁

  十里红妆,京城的百姓们都见证了这华丽的排场。

  “卫家小姐可真是有福气啊。”

  “那赵家公子才是真有福气呢,那卫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呢!”

  “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百姓们窃窃的私语传入他的耳中,他感觉到心脏传来的刺痛,但他只能选择离开京城。

  半个月后,京城被攻下,改朝换代的腥风血雨弥漫在整个京城里。

  领军的乌衣少年清理了前朝的军队,朝堂里的大部分人都被替换掉。

  有的人卸甲归田,有的人消失无踪。

  大清理,这个世界,太脏了。

  他去了丞相府,却看到一片飞舞的白色。

  卫辛裳,死了。

  在他离开的那天,上吊自杀。

  他死死地盯着眼前小小的坟墓,有什么东西,破裂开来。

  他终究没有坐上那个位子,而是让给了他的师弟。

  他将她的坟迁到了一座深山里,和她相伴。

  “你下山去保护那位丞相的嫡女。”师傅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为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因为这样,才能成就大业啊。”

  “是。”

  他给她穿上了火红的嫁衣,自己也一身红衣似火。

  小心翼翼地抱着她躺入了棺木中,缓缓地阖上了棺盖。

  他低声喃喃道:“卫辛裳,花司并不是我的名字啊。”

  “我的名字,叫作……”乌黑的血从他的嘴角溢出,堵住了他剩余的话。

  那把剑,就插在坟墓旁,在剑柄不起眼的地方,刻着两个小小的字。

  ——花司。

 


古早之旅(二)

笙歌起,美人笑,脉脉戚戚是姻缘。

古镜碎,心神乱,寂寂寥寥无谓错。

细雨洒,前尘落,寻寻觅觅终有果。

 

  天壤之别。

  他看着师傅怀中巧笑嫣然的少女,默默地想着。

  十年。

  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甜甜笑着的少女,忽然想起。

  从入师门后,她就只叫他师兄,引来了一大堆师兄弟的嫉妒。

  但是,他明白,那不过是她挡桃花的一种方式,因为他是同辈里最强的,她的假意爱慕是再合适不过的方法。

  他很欢喜,哪怕,她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他的影子。

  已经足够了,能够如此的亲近她,足够了。他对自己说。

  那是太过羞耻的心思,他将它小心藏起,愈发冷漠。

  这是她所希望的,那他就去做。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心底的猛兽咆哮着,眼前的美景刺痛了他的眼。

  凭什么那个新来的弟子可以获得她的青睐。

  杀掉他!杀掉他!

  可是最终,他却退缩了,那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理智。

  她会心疼。

  他道心不稳,在一次进阶中,被天雷劈中,魂飞魄散。

  好想,好想再看你一眼。

  是谁,在呢喃?


古早之旅(一)

【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是我早年写的啦,文笔可能有点糟糕】

画琴·仇

  “从今天开始,你是西月,是太子府上的琴师西月,而不是丞相之女姜落琴。你要记住,要记住!”

  母亲狰狞的面目还在眼前,踉跄地跑在黑色里寂静的小路上。姜落琴哭着,身后是燃着熊熊大火的丞相府。

  “娘亲,娘亲……”琴儿不孝,琴儿不孝!

  从后门进入太子府,接应她的是侍女芊芊。

  “小姐,请节哀。”芊芊“噗”的一声跪在地上。

  “起来吧。”姜落琴一挥手,示意她给她穿衣。

   一身红衣,素手执起古琴。

  “小姐,现在走还来得及。”芊芊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忍不住说道。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姜落琴笑了起来,“丞相一家谋逆,满门抄斩,母亲和父亲无奈才出此下策,我已是罪臣之女,躲起来又能怎样!”

  眸中,是抹不灭的恨意。

  华央,华央,你杀我父母,我要你血债血偿!

  姜落琴执琴立在门外,听到里面的传唤声,身体不易察觉地僵了僵。

  她挺直了脊梁,缓步走入大厅。

  太子华央卧于上座,神情懒散。

  “弹一曲你拿手的曲子吧。”低沉嘶哑的嗓音难以辨认。

  落琴沐手焚香,一曲《离人》流畅地倾泻而出。

  座上的弱冠少年慢慢地直起了身子,眸光闪烁。

  “听说,你会跳舞。”他神色难辨。

  低着头尽力掩饰自己恨意的少女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是。”

  “那你跳一曲《桃花阙》吧。”

  从侍卫手中接过剑,落琴褪下木屐,洁白的罗袜踏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空旷的大堂之内,只余太子和她。

  她攥紧了手中的剑,闭眸,舞起,桃色的衣袂扬起,遮住了一闪而逝的寒光。

  太子华央缓缓地走下座椅,听到轻轻地脚步声,落琴心下暗喜,扬袖的刹那,匕首顺着长袖滑出。

  姜落琴睁开眼打算看清楚杀亲之人的面孔,杏眸刹那间张成惊恐的弧度:“姬戚!”

  华央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借着座椅撑起了身子。

  温柔地注视着泪流满面的少女,他解下了腰间的玉牌,稳稳地,让人以为胸口插着的匕首和汩汩流出的鲜血只是一个幻觉。

  “琴儿,拿上玉牌离开吧。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他笑着,毫无责怪之意。

  鲜血沾染上了玉牌,上面刻着的巨大的“姬”字终于让她明白了什么。

  “你骗我!”她失声道。

  “对不起,我并不是普通富商的儿子,而是一国太子。”他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摸着少女的长发。

  华央单手将少女搂入怀中,轻柔地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

  “我很开心,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所以,对不起。”

  他按下了座椅上的按钮,暗门自身后缓缓开启。

  “快离开吧。”他将她推入暗门之中。

  姜落琴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门关上。

  自黑暗降临之前的最后一幕,是华央一身鲜血倒下去的情景。

  “姬戚!姬戚!”她用力拍打着石门,直至失去希望。

  温润的玉牌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她用力的将它贴在脸颊上,仿佛他的手。

  “没有人是长生不老的,说不定,我会死在你手里呢。”嬉笑的少年仿佛昨日,一语成谶。


个人

昨天下午回家看了具体的事件之后,我是真的越来越难过,后来还崩溃地哭了。
那个女孩子做错了什么呢?
二十岁啊,那么美好的年纪,她的未来还没有来得及向她展现光辉的一面,她就走了。
带着惊惧和悲伤走掉了。
讽刺的是,那个女孩子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受害人。
二十岁,很年轻,大白天被劫持,不是晚上在外面晃悠,穿着长牛仔裤,穿着不暴露,多次求救,朋友们也积极帮忙。
这让那些说受害人有错的声音少了很多,可是下一次呢?如果是一个“不那么完美”的受害人呢?
最好永远不要有下一次。
我也是女孩子,我身边有各种各样性格不同各有各的闪光点的女孩子,她们或许并不是非常的漂亮,但绝对是善良的。
我喜欢看着女孩子漂漂亮亮地走在街上。
白天的车水马龙配着穿着各异的女孩们,她们的笑容比七月的阳光还要绚烂。
夜晚的繁星和明月都是梦幻的存在,没有女孩子会抗拒那样的美丽,可这个世界并不那么安全,有些女孩子害怕地将自己闭锁起来,忘记了仰头看向夜空的那片刻快乐。
【鬼有什么可怕的,让我来带你看看人心。by鬼】
身为女孩子,我从来都不觉得为了自己穿衣打扮有什么问题。
女为悦己者容,我希望讨好的,是我那些真心实意夸赞着我,希望我过得好的家人朋友,和我喜欢的男孩子。
而不是那些在不知名的角落里,说着下流肮脏话的人。
请不要随意地指点女孩子的着装,也不要说“你长得很丑”,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
来句暴躁点的话,吃你家大米啦!睡你家床啦!
即使这样子,在女性本身处在弱势群体的情况下,我还是只能提醒女孩子们出门注意安全,尽量结伴而行,紧急联系人一定要提前确认好,并且在手机上设置各种快捷拨通方式。
我不希望你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惧怕。
我希望你们能够不用惧怕一切。
【请保护好自己】

我永远爱远坂凛。

#FGO#生者与死者的七夕(士凛特别篇)

做一个简单的B萌凛酱的应援吧,顺带拉一拉可爱的卫宫
我长期喜欢的CP不多,一个是服部平次×远山和叶(6年),一个是远坂凛×卫宫士郎(4年)
我真的很喜欢她,她真的很可爱。
对了,我不开车,怕翻。

  “士郎,你在哪里?”赤脚走在木质地板上的远坂凛心情稍微有点糟糕,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拉着浴巾,“士郎?”

  “远坂?”在收拾客房的卫宫士郎打开了拉门,将门外的淋淋雨声引进来,“怎么……了?”

  “衣服啦!衣服!”远坂凛偏过头不去看卫宫士郎的目光,脸颊微微泛红。

  “抱歉,忘记了。”士郎将抹布放下,语带踌躇,“我这边没有适合你穿的衣服了,穿我的可以吗?”

  “可以。”尽管看上去有些不太情愿,远坂凛仍然点了点头。

   将手中的衬衫递给远坂凛,卫宫士郎的目光不经意地划过远坂凛精致的锁骨。

   远坂好瘦啊,真的有好好吃饭吗?头发也还是湿的,没有擦就出来了吧。

  “你在看些什么?”远坂凛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卫宫士郎挠了挠脸,有些犹豫地开口:“远坂,你要在这里换吗?”

  “你,快点转过头去,不准看。”完全无视了卫宫士郎的凛颐气指使地戳了戳卫宫士郎的脸,“绝对不准转过来哦!”

   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卫宫士郎转过身背对着远坂凛,听着身后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又叹了一口气。

  “可以转过来了哦。”远坂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卫宫转过头,刚好看到远坂凛将头发从衬衫里撩出来的瞬间,水珠顺着脖颈的弧度滑进去衣领里,消失不见。

  “你都不擦一下的吗。”卫宫士郎叹了一口气,将准备好的毛巾递了出去,“会感冒的哦。”

  “哼。”远坂凛轻轻地哼了一下,“你来帮我擦吧,我累了。”

   尽管是颐气指使的语气,卫宫士郎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满,他走到远坂凛的身后,轻轻地跪坐下来,柔软洁白的毛巾轻轻地按压在少女柔软的黑发上。

   水分被温热的毛巾吸收,但滴落的水珠在洁白的衬衫晕开了点点水渍,贴在了少女的身躯上,露出洁白的表象。

  “远坂你很白呢。”卫宫士郎感叹了一句,得到了来自远坂凛的一句吐槽。

  “谁像你一样每天在外面暴晒,黑得和炭一样。”

  “明明没有和炭一样。”卫宫士郎抱怨了一句,起身去拿吹风机。

   吹风机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里蔓延开来,手指穿行在细软的黑发间,卫宫士郎开了最小风,很有耐心地吹着她的头发。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远坂凛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表情舒缓,像是放松下来的小猫,让人看了心下一软。

   再往下看,没有系上最后一颗扣子的少女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因为他的衣服对远坂凛来说稍微有些宽松的原因,他甚至可以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卫宫士郎的目光稍微漂移了一下,回到了远坂凛的头发上来。

   现在她穿着我的衣服,有点穿着男友衬衫的感觉。好可爱。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磨难之后,勉强知晓这些想法会让远坂凛生气的卫宫士郎把快要溢出嘴边的“好可爱”咽了回去。

  “你今天晚上还回去吗?”卫宫士郎轻声问道。

  “不回去了。”似乎是完全放松了下来,远坂凛的声音变得有些软软的,“衣服都被淋湿了,这样子也没法回去吧。”

  “好了。”卫宫士郎放下吹风机,拿起东西开始往外走,“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饭。”

  “我和你一起。”远坂凛立刻转了个身,拽住了他的袖子。

   卫宫士郎愣了一下,稍稍用力,将远坂凛拉了起来。

   瞬间逼近的少女几乎要贴到他的胸膛上,沐浴露的香气窜入了他的鼻腔。明明两个人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她的味道却让他有一瞬间的迷乱。

  “那你就去旁边等着我吧。”卫宫士郎镇静了一下心神,等远坂凛站稳之后才松开了手。

  “好。”在靠近的瞬间听到了卫宫士郎有力的心跳的远坂凛脸稍稍有点红,这让她看上去更可爱了。

  “可爱。”无意识溢出唇畔的声音没有被少女成功捕捉。

  “什么?”远坂凛歪了歪头,看向他。

  “没什么。”清醒过来的卫宫士郎顺势摇了摇头,“已经有点饿了吧,不去做饭可不行。”

   因为刚好买了虾的原因,所以卫宫士郎炸了天妇罗,还做了蛋包饭。

  “我开动啦。”“我开动了。”

   两个人一同动筷子,卫宫士郎看着对着食物露出满足表情的远坂凛,筷子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感觉入口的食物更加可口了。

    凛,很可爱哦。

 

  黑匣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喜欢她。】

#FGO#生者与死者的七夕Ⅳ(探班花絮篇)

不知不觉已经是七夕当天了诶,想到B萌的卫宫士郎PK卫宫士郎嘿嘿,这次也依然在坑这位老好人啦wwww

探班花絮(来了一锅大混杂)
卫宫/迪昂/尼禄/龙娘/lip/BB/源赖光/南丁格尔/莫德雷德/阿斯托尔福
【基础设定:中国去日本学习的咕哒,然后被迦勒底绑定了】

◆卫宫/迪昂/尼禄/龙娘/BB/Lip/源赖光/南丁格尔/莫德雷德/阿斯托尔福◆

 “Emiya,今天是七夕节,帮我做些巧果吃吧。”你看着在收拾厨房不理你的卫宫,故意添乱,“会做吗!会做吗!”

  “到七夕了啊。”卫宫怔了一下,洗着刀具的手停顿了下来,“哦,你等一会儿。”

    二十分钟后。

   你端着卫宫炒的一大盘巧饼陷入了沉默,开始后悔自己的嘴贱。

  “巧果的话,我偶尔会做,材料也比较方便,凛和樱都会吃。”像是回忆起什么了一般,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我讨厌这个左拥右抱的男人。(任性发言)

     一个人吃不完的你开始挨家挨户地敲门送巧饼。、

  “这是可以让你变可爱的食物哦。”你敲开了迪昂的房间门。

  “啊,谢谢。”迪昂似乎在试穿礼服,只是开了半条缝让你看见了纤细的手臂,“Master能帮我来拉一下后背的拉链吗?现代的服饰稍微有点不太好穿。”

  “好的!”你将盘子放在地上,走进去帮他拉拉链

  “是王妃要求的舞会,有著名音乐家演出哦。”迪昂看着你疑惑的样子,出声解释,“Master如果能前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一定会去的!”

    出来后,你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把巧果给迪昂留下,想了想,你开始走向下一道门。

    反正总会有人吃的。

    在走廊里看到了兴奋地在说些什么的尼禄,你正准备走上前,就看了到了被她遮住了半边身子的龙娘,看着正准备引吭高歌的两人,你默默地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BB似乎在房间里制作什么程序,空不出手来,一旁的lip在帮忙,感觉打扰别人工作似乎不太好的你因此退了出来。

    愁眉苦脸的你看到了在医疗室里的源赖光,正想将巧果递给她,她却率先走上来,看着盘子里的巧果发出了赞叹。

  “啊呀,这是Master自己做的吗?妈妈很高兴呢。”

  “不是,是Emiya做来给我吃的。”你摇了摇头,看着源赖光眯起了眼睛,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哦呀,看来我要找卫宫谈一下了。”阻止不及的你看着远去的源赖光,啃了一口巧果。

   Emiya我对不起你,走好。

    走到医务室的你看着正好在休息的南丁格尔,坐下来和她聊了聊天。

  “南丁格尔,你最近有什么想看的书吗?”终于想起了前段时间达芬奇嘱咐的事情,你纠结地开口,“虽然大前天就该和你说的,后来忙事情忘记了。他们说可以送些书过来,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现代的医书来几本好了,我不介意的。”少女喝了一口水,吃了一口巧果,“这是来自中国的食物吗?”

    正准备向她科普七夕风俗的你看着被伤员叫走的南丁格尔,流下了两条宽面泪。

    南丁你回来,帮我再吃几块啊qwq

     漫无目的游荡的你遇上了好几波不同的从者,但是因为各种各样奇怪的原因,比如说莫德雷德要和亚瑟王比赛剑术,阿斯托尔福因为鹰跑掉了在找鹰之类的原因,最终只被吃掉了三块巧果。

    于是,剩下的一整盘巧果都被你一个人吃完了。

    不能浪费食物呢!来自某人的发言。

【感觉大混杂写得有些简略了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