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FGO#生者与死者的检验 Ⅱ(完整篇)

咕哒子略微有些紧张,因为她面前的玛修已经沉默了半小时了。

“前辈,真的变成了从者吗?”玛修终于抬起头来看她了,语气中带着不安,“是和我一样和其他的英灵融合在一起变成的亚从者吗?”

“不是的。”少女郑重地摇了摇头,向这位值得信任的人解释,“我向万能的许愿机许下了成为英灵的愿望。圣杯回应了我,将我变成了这种模样。”

橘发的少女伸出手,巨大的盾在她的手中伸展开来,像是牢不可破的壁垒。

“我能拥有你们的武器,模仿你们的技能。”少女张开手,盾从手中渐渐消弭,她摸了摸玛修柔软的头发,“那是我们曾联系在一起,互相交付信任的证明。”

“我很高兴,遇见了你们。”橘发少女开心地笑着,不含丝毫的阴霾,“我也很高兴,能够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见到你们。”

“前辈!”玛修扯出一个带着泪的微笑,“欢迎回来。”

“既然是高兴的事情就不要哭啦!”少女变出了一朵鸢尾爱丽丝,调皮地眨了眨眼,“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消息吗?”

“嗯!”玛修用力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桌上,几枚精致的小蛋糕缀着一颗小小的草莓。

“为了给可爱的学妹赔罪,我做了甜点哦。”少女趴在桌子上,将小蛋糕推到她面前,轻声嘟囔着,“明明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前辈这明明是惊吓啦!”紫发少女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切下了一小块蛋糕塞到嘴里,“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在咕哒君的房间里?”

“现在的话,咕哒君还在外面被大家问来问去吧,或许也会来我的房间找我对吧。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人会知道我们两个在这里偷懒的。”橘发的少女露出了一个略带怜悯的微笑,“真是太可怜了呢,咕哒君。”

你以为这都是谁的错啊。←来自咕哒君的咆哮。

“玛修也可以回房间看看哦,我有准备了礼物的。”少女看着玛修快速而又不失礼貌地消灭完了桌上的蛋糕,勉强维持住了微笑。

啊,过会儿要拿什么来安抚咕哒君呢。准备好的小蛋糕都被吃完了。

看着玛修离开的背影,少女的嘴角渐渐平复,明亮的眼睛含着些许悲伤,她低声喃喃:“要是当初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该多好。”

终于应付完一群人的咕哒君只觉得身心俱疲,走进门看到悠哉悠哉在看书的咕哒子时候更加心塞了。

“咕哒子,你溜得也太快了点。”少年低声抱怨着,走到桌子边趴下来,“我快被那群人淹没了。”

“多谢夸奖。”橘发少女淡定地接受了称赞,将手边的杯子推了过去,“棉花糖热可可,我一直拿魔力给你热着。”

少年伸手抱住了杯子,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好温暖。”

“喝完就快点去休息吧。”少女翻了一页书,“杯子我来洗。”

少年默默点了点头。

夹着书、拿着杯子的少女离开了房间,背对着黑发少年的那张脸带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温柔:“果然分辨不出我的魔力啊……”

“现在,去找达芬奇谈谈吧。”少女踱步在走廊里,纤细的手将杯子压缩成机械鸟,两种不一样的魔力从中溢出,将它染成一黑一白的杂色鸟。

在工房里找到了正在画图纸的达芬奇亲,看着那张写满了“不要来打扰我”的脸,少女安静地在一旁坐了下来,开始看书,这本孔明(she)先生(chu)友情编写的魔(ru)力(he)使(jia)用(ban)手册是从咕哒君的书架上顺来的,和她手上的那本有些不太一样。

达芬奇不情不愿地从图纸中抬起头来,少女温柔地打断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对不起哦,达芬奇亲。”少女模拟出了达芬奇手中的手杖,轻巧地递了出去,“要用用看吗?”

看着达芬奇伸手接过了手杖,少女补充了一句:“不会突然消失的,只要我的魔力还在。你可以慢慢研究。”

“先去做个身体指标检测。”达芬奇明白了少女小小的讨好的心思,缓和了脸色。

熟悉的流程过后,检测指标很快就出来了。

“和满破的兰斯洛特的数据不相上下。”达芬奇将数据快速扫了一遍,“你说你能模仿和你契约过的英灵的武器和技能?能模仿到什么程度?”

“和我相处越久的英灵,我模仿的完整度越高,像玛修的武器和技能就能做到完全模仿,甚至能够放出缩小版的‘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像恩奇都的话就不行,吉尔伽美什也只能从‘王之财宝’当中挑出一两件宝物,乖离剑用不了。而且放完大型宝具之后,我的魔力会下降到一个极低的数值,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恢复。”少女靠在椅背上,尽力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前天晚上用了模拟装置的那个人就是我,你不用再查下去了,那只是我心血来潮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所做的蠢事而已。”

“我们来做个完整的检查,不知道人变成英灵和普通的英灵会有什么差别。”略过了前一个话题,达芬奇下意识将头发别到耳后,红色的宝石耳坠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圣杯真的能将人变成英灵吗?”

“既然圣杯能将英灵变成人,为什么不能将人变成英灵呢?”少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左耳边挂上的黑色的宝石耳坠,“按照英灵殿的标准,我以不为人知的救世主的身份勉强变成了英灵,作为裁定者现世。”

“Ruler啊,我以为你会成为Caster呢,当初和斯卡哈学习卢恩魔法,缠着孔明让他教授时钟塔的正统魔术体系,还吉尔伽美什和伊什塔尔学习了神代魔法。”达芬奇感叹着,回想起了当初两个人在为数不多的时间里拼命学习的样子,“咕哒君和圆桌他们学习剑术……”

“是啊,可惜除了亚瑟其他都是人渣。”少女冷笑了一声,“特别是兰斯洛特,被玛修追着打了一个月。”

“和咕哒君聊人/妻和轻熟女的好处,唆使咕哒君和他们一起去看女性从者游泳并猥琐地拍了照片,自制罩杯排行榜,我排名第十二……”少女不紧不慢地说着,语气凉凉。

达.唆使咕哒君.芬.印刷写真.奇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做完检查的咕哒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就发现桌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

“幸福吗……”看到贺卡上大大的“祝你幸福”,少女怔了怔,手指描画着贺卡的轮廓,“如果我真的能拥有就好了呢。”

张开十指做了一个魔法阵,将整张桌子都笼罩,少女就去洗洗睡了。

“晚安,咕哒君。”少女缩在被子中,蔓延的魔力感知到隔壁的床上传来的温度,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她渐渐沉入梦境,如同回归最原始的怀抱,温柔的蓝色海水将她层层包围。

“咕哒子。”有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花朵的芬芳在身边弥漫开来。

“喜欢扮演魔法少女的大叔。”咕哒子眼睛还没睁开,已经顺手射了一箭到对方的膝盖上。

“诶!!!”

不理会一旁“被咕哒子伤透了心”“心好痛啊,要亲亲抱抱才能起来”的哀嚎,少女坐起了身,理了理头发。

“话说连从者也会做梦啊。”少女张开了手掌,双手的手套都不翼而飞,只余一枚鲜红的令咒紧紧地附着在皮肤上,“已经过了零点吗……”

看着那边装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美男子,咕哒子只觉得自己的脸皮都在抽动:“喂喂喂,你喊我来干什么的,不会是希望我来虐哭你的吧……”

“欢迎回来!”梅林抬手变出一把花,洋洋洒洒扔了她满身。

“……噗。”少女忍了很久,还是笑出了声,“什么嘛,原来是惊喜啊。”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躺在花海里聊了很久的天了。

“诶,你离开迦勒底回了阿瓦隆之庭啊……”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挟持了伊什塔尔回去了?卫宫担心伊什塔尔的身体还和吉尔伽美什打了一架?这都是什么狗血的三角关系啦!”(#你爱着我的心,他却爱着我的身#)

“梅芙和狂犬去拍了情侣照就消失了,这是什么意思!伤害咕哒君这个单身狗吗!明明都是狗却要互相伤害吗!”

明明你也是单身狗啊!←来自睡着的咕哒君的咆哮。

“圆桌的各位因为舍不得女性从者而不选择离开?虽然不是不理解但是兰斯洛特真的没有被玛修暴打么?”

……

“果然是真正的咕哒子啊。”梅林半侧着身子,卷起了少女的一缕头发,“那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给各位从者施加咒术,使他们……”

“吾之Servant,我以令咒命令你,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吐露我的所作所为!”黑色的魔力瞬间缠绕上紫色的身躯,化为抑止的禁咒。

“Master,你明知我不会吐露这个秘密的。就算我说了,他也会选择相信你。”男子看上去有些无奈,“您为什么要说谎呢?”

“这是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与意外的战斗。”少女侧了侧头,露出一只被橘发些微遮挡的血红眼眸,“我必须赢得胜利。”

“如您所愿。”梅林叹息着,身影慢慢消散。

咕哒子明白这是她梦醒的征兆。

“希望如我所愿。”少女低声喃喃。

早早起床的少女来到了模拟室。

“今天我们来实时测试一下你的能力。”达芬奇打开了模拟装置,熟悉的大草原在眼前展开。

少女叹了口气,抬起了手:“我需要做什么?”

“试试看释放宝具吧,用你最顺手的就好。”达芬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最顺手的。这个念头在她的脑子中停留了一瞬,紫色的盾已然成型,巨大的城墙层层展开:“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坐在装置前的达芬奇看着不断上涨的数据,想到的确实其他的事情。

……果然是这个啊。巨大的,保护他人的心灵之壁。

“咕哒子,需要补魔吗?”达芬奇的声音传来,少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摇了摇头。

“那开始下一步吧。”紫色的少女来到了她的面前,“用你现在能做到的最强的方式攻击她。”

“我拒绝。”少女冷漠地侧过脸去,“我不会攻击玛修的,无论以何种原因。”

“她拥有能够保护自己的盾,你大可放心。”达芬奇的声音中充满了笃定,“你们是战场上的互相交付后背的人,你知道她的实力的。”

“前辈,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紫色凛然的装甲包裹着少女的身躯,仅仅作为装饰的剑挂在腰间,比她还要大的盾屹立在身旁,和无数次她在战场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橘发的少女干脆闭上了嘴,不发一语地矗立着。

“兰斯洛特。”达芬奇妥协了,呼唤了另外一名从者。

同款的紫色装甲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下少女没有再犹豫,模拟出军神之剑,破坏性的魔力从剑尖蓬勃而出,直指兰斯洛特。

接下来,她分别释放简单的卢恩魔法和伊什塔尔最擅长的宝石魔法,虽然并不具备伤害到兰斯洛特本身的杀伤力,但那种情绪却被达芬奇感知到了。

“她在愤怒,不,应该说是迁怒,他她什么要迁怒兰斯洛特?是因为我的布置?不太像,倒像是在责怪他本身。他做了什么吗?”达芬奇思忖着,关掉了模拟装置。

看着大草原开始褪色,橘发的少女接过了玛修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玛修的目光在少女的脸上逡巡。

“前辈,我做了什么事让你担心了吗?”少女开口询问着,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只是有些不好下手而已。”少女状似轻松地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不用面对人理烧却,我还是希望你能远离战斗。”

紫发的少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毛巾:“……远离战斗?”

前辈,你,怎么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