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FGO#生者与死者的虚构(医生回归篇)(上篇)

The real with its meaning read wrong and emphasis misplased is the unreal.
“真实”的含义被曲解,轻重倒置时,它就成了“虚假”。

橘色短发的少女立在玉座前,身旁是不断崩塌的末世之景,她的面色却意外地淡然。

犹豫了一下,少女弯下腰去,拾起了戒指,一枚一枚地套在自己的手指上,小小的圣杯从她的怀中显现,漂浮到玉座之上。

“可以开始许愿了对吧。”临到最后,少女却突然有些踌躇起来,她苦笑了一下,“已经没有退路了。”

“万能的许愿机,我向你许下愿望,召唤赠送所罗门智慧的神!”

她的眼前一白,短暂地失去了目视的能力,只听见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开来。

“汝非适格之人,为何戴着‘智慧’?”

“因为适格之人已死。”少女听着越来越近的崩塌之音,“他是您的代行者,行走在地上无法磨灭的存在之一,后世中最神秘的一位君王。”

“汝说的是所罗门还是罗曼?”

“我说的是所罗门,但我向您祈求一个机会,一个让罗曼重新显现的机会。”

“吾给予你‘智慧’,汝可以从浩瀚的魔术海中寻找答案。”

“我恳请您帮我。”少女感觉到魔力从她的十指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浩瀚的智慧之海从她的脑海之中显现,她忍着剧痛,不停地寻找着可以应用的魔术。

“看在汝拯救世界的功劳上,吾助你一臂之力吧。”

她的身体似乎悬浮了起来,巨大的光球将她包裹,她的精神像是丝一样从其中蔓延出来,小心翼翼地接触光球。

“里面有真正的罗曼的存在,用你们之间的联系,引起他的共鸣,他会回应汝,汝大可用魔术作成躯体供其使用。”

少女感觉自己行走在平静的海面上,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一味地走着。

她听到有人在念诗,一字一句,带着无边的温柔。

“Who drives me forward like fate?
The myself striding on my back.
谁如命运般催我前进?
那是我自己,在我的背后大步向前。”

“Let me live truly,my Lord.
So that death to me become true.
我的神,让我真切地活着。
这样,死对于我也就成了真实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橘发的少女落下泪来,她大声呼喊着罗曼的名字,徒劳地寻找着。那个声音却依旧不紧不慢地念着诗,带着温柔的缱绻。

“One word keep for me in thy silence.
O world,,when I am dead,
I have loved.
世界啊,当我离开时,
请在你的沉默中,替我留着‘我已经爱过了’。”

“可我们宁可你不曾爱过人类,不曾爱过我们。”橘发的少女颓废地跪在了海面上,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疲惫。

“My heart is homesick today,
for the one sweet hour across the sea of time.
今天我的心患了思乡病,
在想着那跨过时间之海的那一个甜蜜时候。”

“……这是在给我念诗。”橘发少女蓦然回想起了这一幕。

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的她瞒过了在场的英灵,回到迦勒底之后悄悄给自己疗伤,却被细心的罗曼发现了,当被问起他能做些什么的时候,她如是说,
给我读《飞鸟集》吧。

他坐在一旁,看着她的伤口在咒术下慢慢愈合,轻柔地给她念着诗。

“God loves man's lamp lights better than his own great stars.
神爱人间的温暖灯光胜于他自己的辉煌星辰。”

“慈悲的,懦弱的神啊。”少女放松了下来,默默地偏着头笑了。

“Let my doing nothing when I have nothing to do become untroubled in its depth of peace like evening in the seashore when the water is silent.
当我没有什么事可做时,
便让我不做什么事,
不受打扰地沉入安静深处吧,
一如那海水沉默时,海边的暮色。”

“虽然很抱歉,但是你可能不能这么快就离开我们,因为咕哒君很伤心,玛修很伤心,我也很伤心。”少女慢慢地回答着,“原谅以前的我没有听到你的痛苦,可我现在来弥补你了。”

那个声音还在不紧不慢地念着诗,吐露出的话语像是禁锢了他十年的诅咒:“Release me from my unfulfilled past clinging to me from behind making death difficult.
我未完成的过去从后边缠绕到我身上,使我难于死去。
请从它那里释放我吧。”

少女攥紧了手,抓住了这一刻的空隙,魔力将她的话语渲染成咒语:“The world does not leak,because death is not a crack.
世界不会流失,因为死亡并不是一个罅隙。”

“恭喜汝。”她听见神的声音。

少女看到平静的海面上卷起了风,橘色的头发在其中若隐若现。

她哭着笑了起来,迎接她新生的医生:“欢迎回来,Dr.罗曼。”

PS.文中所有的英文来自于我手边的中英双译《飞鸟集》,因为是手打,可能部分拼写有错误,翻译我在原文上进行了部分改变。
因为是虚构,所以单纯地写了一点召唤罗曼的思路。
泰戈尔很多的诗都很符合医生的形象,特别是那个“我催促着我自己,如命运般前进”的那首小诗,心痛得不行。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