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FGO#生者与死者的虚构(医生回归篇)(下篇)

Dr.罗曼回来之后就投入了疯狂的工作中,迦勒底外的世界发来了无数的通讯,虽然他指挥若定,但也架不住通讯员累傻了好几个。

“呼……”工作到凌晨的罗曼松了一口气,迦勒底现在要应付的几乎是整个外界社会的责难。

——如果所长还在的话。

罗曼控制住自己不要去这么想,那个对自己要求严厉,绷着一张根本唬不到人的小脸的女孩,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女孩。

……已经不在了。

“去休息一下吧。”罗曼伸了个懒腰,推开了门,橘发的少女靠坐在地上,微微偏着头,像是睡着了。

罗曼有些晃神,这一幕就好像他们还在修复特异点的时候,如果他工作到很晚,咕哒子就会在门外坐着,拿着一本书慢慢地看,等着他出来。即使他无数次要求她回去休息,她笑着应了,转头还是坐在门旁边看书,陪着他熬夜。

简直就像是在门外陪伴着他,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人一样。

罗曼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他想起了已经结束的人理烧却,因为咕哒子许愿罗曼身为人的部分存活下来,将他和所罗门割裂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所以盖提亚并不会因此复活,这样值得担忧的事情也解决了,他可以如同自己所许愿的那样,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活下去。

“谢谢你,咕哒子。”罗曼抱起了咕哒子,将她送回了房间,“我可爱的许愿机。”

咕哒子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她面前一直在飘花的男人正在更新他的博客,嘴里一直嘀咕着些什么。

“可爱的马猴烧酒,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咕哒子看着面前人渣一样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嫌弃的笑容。

“因为人力修复完毕了,我的博客也重新开始了大☆活跃,不再是只有废柴男的博客了哟!”
梅林露出了一个大叔的笑容。

啊,好想将他人道毁灭。咕哒子漫无目的地想着。

对面的男人难得地露出了严肃的脸色:“咕哒子。”

“在。”咕哒子打了个哈欠。

“罗曼是不是有事情要忙,他都不跟我聊天了。”咕哒子被这句话呛了一下,咳嗽了两声才缓了过来。

“你就不会用自己的千里眼看吗你这个废柴家里蹲!”咕哒子简直要被气死了,“你的千里眼就只能看看现在就拜托你好好地看啊!”

“我只是想和咕哒子说说话而已嘛……”梅林委屈地对了对手指,将桌子上的茶点递了过去,“请你吃好吃的团子。”

于是咕哒子愉快地吃起了东西,反正梦里吃东西不会变胖(做梦)。

当咕哒子起床的时候,她的房间已经被装饰成了聚会地点,无数的彩带和铃铛环绕着她,她自己则躺在满床的野百合里,沐浴着芬芳。

“这是什么鬼啦!”听到咕哒子的惨叫,恶作剧成功的童谣高兴地拉着安徒生的手向通讯室跑去,莎士比亚则捧着书紧随其后。

“咕哒子醒了,可以开茶会了!”走廊里回荡着她的笑声。

“达芬奇亲,这是什么?”在走廊上碰到拿着一个蛋糕的达芬奇,咕哒子觉得自己的眼睛遭到了伤害。

“生日蛋糕哟!是不是杰作!”达芬奇指着左手上半人高的蛋糕,描绘着他的轮廓,“看着精致的眉眼,美丽的外表,简直就是就是神的杰作!”

闭嘴吧!那明明就是你自己啊!有这么夸自己的嘛!虽然内心在疯狂吐槽,但咕哒子还是露出了一个略显扭曲的“亲切”笑容:“是谁要过生日?”

“是罗曼。”达芬奇耸了耸肩,“为了庆祝自己终于是一个普通人了,所以将今天定为了自己的生日。有一些从者也想要离开迦勒底,所以趁着这一次举办了一个大型聚会,由迦勒底的全体工作人员和从者们一同参加。”

“是这样啊。”橘发的少女有一瞬间的怔忡,随后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别人过生日为什么要用你的形象做生日蛋糕啊给我扔了重做啊魂淡!”

“可是做成罗曼的样子,你们还吃的下去吗?”达芬奇嘟嘟囔囔地离开了,留下橘发的少女一个人在走廊里。

前方隐隐传来欢闹的声音,橘发的少女像是突然脱力了一般靠在了冰冷的金属墙上,她低着头小声地啜泣着,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我成功了,还好我成功了。”

“Master,请继续向前吧,其他人都还在等着你呢。”乔尔乔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站在她的背后四五步的距离,没有再向前。

“嗯。”感谢对方善意的温柔,咕哒子擦干了泪水,转过身来笑着向着对方发出了邀请,“抱歉,让你看笑话了。我们一起去吧,乔尔乔斯。”

男人沉默着跟了上去,走向那热闹之席。

“咕哒子。”站在人群中的罗曼医生回过头来,“你来了。”

那人的笑容,一如往常的温柔,却挥别了那种压抑的阴郁,变得朝气蓬勃起来。

“嗯。我来了。”咕哒子笑着,迎了上去。

PS.我终于更新了,虽然昨天就从学校里回来了,因为刷活动一直拖着没有更新嘤嘤嘤,其实还有下半部分的,但是……
因为是刀,想看甜的部分的小伙伴到这里就可以止步了。
啊,这把刀是因为我考试炸了的怨念的集合体(虚幻笑容)
—————————我是虚构的分割线————————
IF的设想

unreal⇔real

“实验成功了。”达芬奇看着渐渐堙没的少女的身姿,目光中流露出了极致的悲哀。

在现实中,橘发的少女没有找到罗曼的精神体,在崩溃的时间神殿里流浪了虚无时间的少女掌握了神所给予的智慧之海,回到了迦勒底。

残破的,虚幻的,绝望的,少女。

她控制了整个迦勒底,逼迫着安徒生和莎士比亚不停地勾画罗曼活着的未来,达芬奇从被迫者到协助者也只花了一分钟的时间。

他无法看着少女毁掉整个迦勒底。

他开始帮助少女计划她所想要的东西,咕哒君被迫陷入了沉睡,这也是少女的愿望。

那是达芬奇最后一次在清醒的少女脸上,看到如此柔软的表情,仿佛回到了最初也是最开始的地方,干净,明亮,如同阳光。

她说,我不会伤害他,绝不。

由童谣和安徒生描绘童话,由海伦娜来填补其中的理论漏洞,由莎士比亚来构建故事的舞台。如此,“故事”的条件就已经具备。

由美狄亚Lily的宝具“万疵必行修补”来保护咕哒子的身体,由圣乔治来保护咕哒子的心灵。如此,“安全”的条件就已经具备。

由帕拉塞尔苏斯来作成所需的虚构空间并且强化魔术的级别,由梅林来测试效果。如此,“最终”的条件已经具备。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主角。

——最后,由燕青来扮演Dr.罗曼。

这是一出极为拙劣的小丑戏,但是少女已经别无他法,她的心灵在哀鸣着救赎。

——罗曼。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