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FGO#生者与死者的七夕Ⅱ(主演篇)

我永远爱恩奇都!我永远爱旧剑!我永远爱贞德!
#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他们#

主演表(我一个也没有系列)
恩奇都/旧剑/贞德
【基础设定:中国去日本学习的咕哒,然后被迦勒底绑定了】

☆恩奇都☆

  “恩奇都?”你看着站在走廊里的美人,有点怀疑地看了一眼房间的门,暗自嘀咕了一声,“是我的房间没毛病啊,黄金王不是在另外一个方向么?”

  “Master,晚上好。”美人注意到了你的存在,向你侧过身来,披散的长发在穿越玻璃的月华下闪闪发光。

   你不由自主地出神了一下,即使深刻地了解恩奇都的美丽,每一次见面,“他太过美丽”这个概念就会在脑海中进一步加深。

  “……啊,晚上好。”意识到自己出神的时间稍微有点久了,你偏着头问道,“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是七夕,对吧?”恩奇都对你笑了一下,“Master是中国人呢,平常也会过这些传统节日吧?”

  “会过节日是没错啦。”你稍显害羞地挠了挠脸,“可是七夕不太适合一个人过吧,总感觉怪怪的。”

  “不是一个人哦。”恩奇都稍稍垂下了眼帘,睫毛像是蝴蝶在振翅。

  “什么?”你呆呆地发问,被那一瞬间的美所震慑。

  “我会与你共度七夕。所以,请高兴起来,Master。”恩奇都抬起手摸了摸你的头,“听他们说这样子会让你高兴呢。”

    你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下拉,感受到他的体温向你传递过来,这才疑惑地发问:“为什么呢?”

  “是奖励哦,因为Master很努力啊。”恩奇都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你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恩奇都为你那种害羞的笨拙笑了一下,拉起你的手向着观景台走去。

    观景台没有人,今天为了处理危机情况,大家都有些累。

    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家乡,你稍微失望地垂着头,抱膝坐在恩奇都旁边。

  “请抬起头来,我的Master。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恩奇都稍显强硬地挑了一下你的下巴,示意你抬头,“请不要错失这样的美丽。”

  “好漂亮!”就算有些难过不能回家,你也依然为漫天星辰而绽放了笑容,“啊,是银河。”

  “恩奇都,在关于七夕的传说中,银河是王母娘娘为了不让牛郎织女这对神凡有别的眷侣分开而划下的界限。而在七夕这一天,喜鹊会架起桥梁,让这对眷侣跨越银河相会。”或许是身旁的人太过温柔,你无意识地靠在了他的身上,给他讲解起了七夕的种种故事。

  “七夕的七在中文中谐音为‘期’,有期待的意思哦。和Valentine‘s Day不同,是一种暗含期待的节日哦。”或许是打开了话匣子,你稍微有些语无伦次地讲解起来。

    因为你没有抬头,所以你不知道,他的笑容如此温柔。

    是只对你绽放的温柔。

  “在古代的时候,七夕是一个很盛大的节日哦,因为织女是远近闻名的织绢达人,未出嫁的女孩子会向织女乞求巧技,希望得到如意郎君哦!”

  “那我是Master所期待的如意郎君吗?”恩奇都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你的话,这句话的信息量让你的思绪在一瞬间停滞了。

   “……什么?”你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贴近了他,甚至越靠越近,几乎要和那张脸贴在一起,“请务必再说一遍。”

     他笑了一声,声音轻柔,像是在暗夜里盛开的昙花一般美丽:“你没有听错哦,Master。”

  “……对不起。”你迅速地收回了压在对方腹肌上的手,脸下意识地变红,脑子里有数十个小人在尖叫着跑来跑去。

    啊啊啊我在做些什么!啊啊啊我是笨蛋吗!

    恩奇都笑着看着你在那边自顾自地害羞着,甚至缩成了一个球。

    即使缩成了一个球,你也依然靠在恩奇都的身上。

  “我很喜欢Master哦~”像是还不够尽兴一般,恩奇都也像你一样抱膝坐好,这个姿势让他离你更近了,你可以感觉到他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有一些发丝穿过了手指间的空隙落到了你的脸上,渐渐靠近的气息让你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蒸熟了。

  “我也很喜欢恩奇都,很喜欢很喜欢。”被这样的靠近弄得不知所措,你的理智像是突然蒸发,吐露出了从未告诉他人的话语,“恩奇都长得很好看,开始只是被这样的美貌所吸引而已,很肤浅哦。然后变得越来越喜欢恩奇都,希望恩奇都每天都可以笑着,希望恩奇都可以陪伴着我。”

   “……我从来没有把恩奇都当作武器过,你是我最喜欢的存在,比整个世界更让我喜欢,比活下去更加重要。”说着说着,眼泪像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啊咧,为什么我会哭呢?”

    像是没有料到你的反应一样,恩奇都垂下了眼帘,轻轻地将哭泣的你拥入怀中。

  “我知道的哦,不可以这样子的。”你努力地安慰着自己,像是要劝慰自己停下哭泣,坚强起来一样,“你是真正的神明,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就像是牛郎织女的故事一样,七夕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节日,神仙和凡人能够在一起。哪怕一年只有那么一天,哪怕这一生就只有这一天,要是我能真正的拥有你就好了。不是因为契约,不是因为从者召唤系统,要是我能够完完整整地拥有你,作为我的恋人。那该多好啊。”像是不肯被他看到表情一样,将脸埋入了他的怀中,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味,“就像这样地靠近你,就像这样正大光明地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恩奇都。”

    他轻轻地低下头,亲吻了你的发顶,动作轻柔而虔诚:“我也喜欢你,作为恩奇都这个个体。”

【我之前是不是想写个小甜文来着?看到了仙凡相恋这个梗,突然觉得和恩奇都好配(跪)我有罪哭唧唧】

☆旧剑☆

  “Master,听说您找我。”金色头发的男人扣了扣门,向正在工作的你提醒他的存在。

  “亚瑟。”你放下看了一半的训练书,站起身,“有点事情想麻烦你,可以跟我过来一下吗?”

  “好的。”男人轻轻地颔首,带着白色手套的手绅士地打开了门。

  “你穿的不是盔甲呢。”你注意到他不同寻常的打扮,妥帖修身的白色西装,衬得他身形挺拔。

  “是的。”亚瑟笑了笑,温和的解释了起来,“达芬奇说在平常就穿常服就可以,但是在特殊的日子就应该稍微修饰一下自己,让我试穿了这套礼服,因为您的召唤来得仓促,暂时没有换掉。”

  “很帅气哦。”你歪着头笑了笑,在心底默默感谢了一下助攻的达芬奇亲,迈步前往模拟室。

  “亚瑟知道七夕吗?”你看向一旁的不列颠红龙,将自己修饰成白色王子的某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么的引人爱慕。

  “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吧,我曾经听别人讲起过。”红龙轻轻地眨了眨眼,“是今天吗?”

  “在这种方面意外的敏锐呢。”你听到他的回答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亚瑟一定很讨人喜欢吧,在传说中,亚瑟王的容颜会让所有少女倾心。”

  “是吗?”他歪了歪头,笑起来的样子让你的心脏漏了一拍,“我并不这么觉得呢。”

  “是因为桂妮薇儿吗?”话一出口你就后悔了,下意识地去看他的脸色。

    意外的是他并没有露出黯然的表情,反倒是很坦然的样子:“因为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爱着对方,而我不太清楚爱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到了。”尽管很想问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目的地却已经到了。

  “是来进行模拟训练吗?”亚瑟看了一眼模拟室的门牌,“是有谁需要对龙经验吗,需要我帮忙培训。”

  “是我哦。”背对着他的你打开了模拟室的门,声音轻缓,“是我需要对红龙的经验,所以请来了你。”

    模拟室一片漆黑,只身进入的你像是消失在其中一样。

    而他毫不犹豫地向前跟来,直到被你的声音制止。

  “请停在那里。”

  “概念礼装「庭院」,展开。”你高举的手上,鲜红的令咒开始慢慢消隐,月光下的庭院展开了它的面目,将漆黑的模拟室层层覆盖。

    温柔绽放的光芒让亚瑟看清了站在三步之外的少女,不是刚刚看到的那件制服,干干净净的白色连衣裙,一条简单的紫色丝带勾勒出少女的纤腰。

  “Master。”红龙看着像是精心打扮过的你,神色有了几分认真。

  “呐,亚瑟·潘德拉贡,不列颠的红龙,传说中不识人心的王啊。”你对着他笑了起来,语意轻佻,神色却是十足的郑重,“请你告诉我,我该如何爱你吧。”

  “您喜欢着这样的我啊。”红龙对着你伸出手,套着白色手套的他像是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殿下。

  “是爱着你哦。”你特意纠正道,向前几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不过我并不想奢求你的怜悯,所以,仅此一夜,陪伴着我度过吧。

  “谨遵您的吩咐。”王子向你低下了头,“今夜,我将是您的骑士,我的公主。”

  “你不会突然离开吧?”你握紧了他的手。

  “尽管我还不够成熟啊,不过骑士的誓言是不会被打破的。”海蓝色的眼睛里浸染着坚定和不加掩饰的温柔。

  “七月初七,也就是今天,是属于中国人的爱情节。”尽管对他的称呼有些害羞,你仍然拉着他坐了下来,桌上的红茶和小茶点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有着各种各样的传统哦。”

    他静静地看着你,像是忠诚的骑士在等待他的公主。

    被王子殿下这样子盯着,你突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些什么,下意识地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你看着坐在对面温柔笑着的他,“尽管我一直很喜欢你,却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你呢。”

  “Master喜欢我什么呢?”他把玩着手里的白玫瑰。

  “喜欢你的全部哦。”像是害羞一般,你拿起红茶小小地抿了一口,挡住自己绯红的脸颊。

   你看到他眉眼间是渐渐晕染开的笑意。

 “喜欢我的全部啊。”月轮在他的身后降临,将他的笑容模糊成剪影,你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啊啊,善良的织女啊,我乞求您的祝福,让这个人,成为我的恋人吧。

【其实是我记不起来要写什么了,昨天晚上写到睡着了orz】

 

☆贞德☆

  “Master,在这里做些什么呢?”贞德弯下腰来,看向缩在毯子里呆呆地看着窗外明月的少女。

    仅有月光的照耀的走廊里,仰望着明月的橘发少女像是突然被惊醒了,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来,嘴巴张张合合,带出破碎的语调:“我想,回家。”

    贞德轻轻地跪了下来,将你搂在怀中,一下一下地拍着你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

  “我不希望别人知道哦。”你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切地辩解,“只要今天一个晚上就好,明天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关系哦。”贞德轻轻地拭去你的泪水,海蓝色的眼睛倒映出你狼狈的样子。

  “我想起了小时候哦。”你偏着头笑了起来,微红的眼睛让你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那时候超喜欢过节日的,那时候也没有光污染,抬头就能看见很漂亮的星星,就像现在这样哦!”

    贞德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她手指的方向,罕见的好天气让她的眼瞳中都倒映出了星空。

     你看着她呆愣的侧脸,莫名的冲动让你下意识地啄了一下她的耳廓,然后飞速地将自己的半张脸缩进了毯子里,只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瞬间回头的贞德。

  “Master……”你看着她努力保持着的一本正经的样子,视线集中在她微红的耳廓上,她像是发现了这一点,稍微偏了偏头,将自己微红的耳廓遮起来,脸颊却不由自主地变红。

  “脸红了,脸红了。”你还嫌事情不够大一般,得意地叫嚣起来,随即被生气的少女给了一记爆栗。

    摸了摸自己的的额头,看着红着脸气鼓鼓的少女,你绽开一个笑容:“总算有一个少女的样子了啊,我美丽的贞德啊。”

  “能和你们相遇真的太好了。”你放松地将自己靠在冰冷的墙上,对着月光张开了五指,令咒在熠熠生辉,“能够成为你的伙伴,和那样优秀的人在一起战斗,仿佛自己也可以活得如此骄傲一样。”

     她看着我的目光很认真。你看着她的眼神,思绪有一瞬间的跑偏。

  “我其实真的很普通哦,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手指描绘出银河的轮廓,指尖的光芒描绘成织女和牛郎牵着手的简笔画,“能够使用魔法,能够去到异国的时代,能够和那些已经作古的人一起高歌饮酒,和那些只能从书本上了解只言片语的存在对话,能够和改变了一整个时代的英雄们一同生活。我像是活在梦中,就怕一不小心会醒过来。”

   “我羡慕英雄。”你伸出手,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柔顺的金色长发穿过你的指尖,“可是我见过你,那个在栋雷米的田地间肆意奔跑的美丽少女,那个在战场上坚定不移的指挥官,那个在扭曲的圣杯战争中不停前行的裁定者。”

   “为什么你会这么的坚定不移呢。”你回忆着在梦中听到的她的话语,轻声呢喃着。

   “If I am not, may Godput me there; and if I am, may God so keep me. I should be the saddest creaturein the world if I knew I were not in His grace./如果我没有得到,那么恳请神赐予我;如果我已经得到了,恳请神仍然赐予我。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恩典,那我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造物。”

   “因为我听到了主的叹息。”难得的,她伸出手轻轻地回报了你,将身体倚靠在你的身上,“吾主会保佑你的。”

   “可我希望我可以保佑你。”

    ——不再受伤。

【结果变成了贞德个人的一些感叹???完全没有写到七夕(跪)】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第一次发七夕贺文,还是多角色的嘿嘿,提前一天发是为了让大家能有机会提出自己喜欢的角色w(才不是怕被大佬挤压到看不见呢qwq)

三十个赞,从评论里挑呼声最高的角色添加到主演篇贺文中;七十七个赞再加一个w

粉丝数破七十七也再加一个!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每次发文都觉得自己在玩单机LOFTER)

【分P之后终于可以把小恩放到最前面啦,实际上是最先写了小恩和金固的w】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