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古早之旅(一)

【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是我早年写的啦,文笔可能有点糟糕】

画琴·仇

  “从今天开始,你是西月,是太子府上的琴师西月,而不是丞相之女姜落琴。你要记住,要记住!”

  母亲狰狞的面目还在眼前,踉跄地跑在黑色里寂静的小路上。姜落琴哭着,身后是燃着熊熊大火的丞相府。

  “娘亲,娘亲……”琴儿不孝,琴儿不孝!

  从后门进入太子府,接应她的是侍女芊芊。

  “小姐,请节哀。”芊芊“噗”的一声跪在地上。

  “起来吧。”姜落琴一挥手,示意她给她穿衣。

   一身红衣,素手执起古琴。

  “小姐,现在走还来得及。”芊芊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忍不住说道。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姜落琴笑了起来,“丞相一家谋逆,满门抄斩,母亲和父亲无奈才出此下策,我已是罪臣之女,躲起来又能怎样!”

  眸中,是抹不灭的恨意。

  华央,华央,你杀我父母,我要你血债血偿!

  姜落琴执琴立在门外,听到里面的传唤声,身体不易察觉地僵了僵。

  她挺直了脊梁,缓步走入大厅。

  太子华央卧于上座,神情懒散。

  “弹一曲你拿手的曲子吧。”低沉嘶哑的嗓音难以辨认。

  落琴沐手焚香,一曲《离人》流畅地倾泻而出。

  座上的弱冠少年慢慢地直起了身子,眸光闪烁。

  “听说,你会跳舞。”他神色难辨。

  低着头尽力掩饰自己恨意的少女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是。”

  “那你跳一曲《桃花阙》吧。”

  从侍卫手中接过剑,落琴褪下木屐,洁白的罗袜踏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空旷的大堂之内,只余太子和她。

  她攥紧了手中的剑,闭眸,舞起,桃色的衣袂扬起,遮住了一闪而逝的寒光。

  太子华央缓缓地走下座椅,听到轻轻地脚步声,落琴心下暗喜,扬袖的刹那,匕首顺着长袖滑出。

  姜落琴睁开眼打算看清楚杀亲之人的面孔,杏眸刹那间张成惊恐的弧度:“姬戚!”

  华央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借着座椅撑起了身子。

  温柔地注视着泪流满面的少女,他解下了腰间的玉牌,稳稳地,让人以为胸口插着的匕首和汩汩流出的鲜血只是一个幻觉。

  “琴儿,拿上玉牌离开吧。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他笑着,毫无责怪之意。

  鲜血沾染上了玉牌,上面刻着的巨大的“姬”字终于让她明白了什么。

  “你骗我!”她失声道。

  “对不起,我并不是普通富商的儿子,而是一国太子。”他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摸着少女的长发。

  华央单手将少女搂入怀中,轻柔地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

  “我很开心,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所以,对不起。”

  他按下了座椅上的按钮,暗门自身后缓缓开启。

  “快离开吧。”他将她推入暗门之中。

  姜落琴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门关上。

  自黑暗降临之前的最后一幕,是华央一身鲜血倒下去的情景。

  “姬戚!姬戚!”她用力拍打着石门,直至失去希望。

  温润的玉牌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她用力的将它贴在脸颊上,仿佛他的手。

  “没有人是长生不老的,说不定,我会死在你手里呢。”嬉笑的少年仿佛昨日,一语成谶。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