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生者与死者的重逢(番外篇之那位女神所见证的)

我的迦勒底降落了我等待了许久的卫宫巨侠,虽然是Alter版本的,但毕竟也是卫宫士郎,再加上伊什塔尔复刻,所以为开启B萌的远坂凛和卫宫士郎准备了小小的应援文,请各位笑纳w
(设定应用的大概是FSN里的archer士郎)
#彩蛋注意#

  在厨房看到了伊什塔尔的卫宫陷入了僵硬,他的内心划过了无数个问号:这位女神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金星女神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一样对着锅发呆。

  “你在这里干什么?”卫宫犹豫着出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啊,卫宫!”伊什塔尔像是才看到他一样叫了一声,“没什么哦,只是在发呆而已。”

  感觉有些无精打采呢,没事吧?下意识担心起来的卫宫看向了伊什塔尔的脸。看样子也不像是没有进食,不过从者原本就不需要进食,难道是魔力不够了?

  在卫宫开口之前,伊什塔尔先开口了,她的目光看着张开的手掌,修长而纤细,微微带着些许薄茧,声音里却意外地充满了迷惑:“呐,我附身的这个孩子,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为什么会这么问?”卫宫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紧张地看着她。

  “做了一个梦哦!”伊什塔尔偏了偏头,看着他紧张的面容,恶作剧一般地笑了起来,“不过不会告诉你的哦!”

  “我知道了。”听到这句话,卫宫反而放松了下来,对这个金星恶魔他也束手无策,从橱柜里拿出了茶具和茶叶,“我给你泡杯红茶,等会儿讲给你听。”

  伊什塔尔像是心不在焉地一般点了点头,率先离开了厨房。

  卫宫将泡好的红茶递给伊什塔尔,缓缓地坐到了她的对面。

  “凛,远坂凛她,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虽然在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但平常却很靠谱。”  回想起那个时候,卫宫下意识地放松了自己的坐姿,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些许寂寞的怀念。

  伊什塔尔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恍惚地想,他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是因为那个叫远坂凛的少女……吗?

  “她是远坂家的大小姐,有一个叫做Sakura的妹妹。”讲到樱的时候,卫宫的脸又柔和了下来,“作为继承人的远坂非常的努力,日复一日地锻炼和学习,在学园中被称为完美的大小姐,就是这样的存在。”卫宫勾起唇怀念地笑了笑,“但是私底下,远坂很爱捉弄人,那个天真的我尝尝被捉弄地不知所措。”

  “说话太过直白的话还会被数落,但本质是一个稍微有点淘气的女孩子……”卫宫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有一种会说上三天三夜的架势。

  伊什塔尔放下茶杯,偏着头静静地听着,目光聚集在虚无的一点上,像是在那里勾勒出了远坂凛的人形,一句话从她的唇边不经意溜出:“你还有带着便当吗?”

  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卫宫的声音突然有些艰涩:“……没有了。”

  “是吗……”伊什塔尔抿了一口红茶,“接着讲啊。”

  “因为使用宝石储存魔力而购买了大量的宝石,所以她平常过得很节俭,虽然本质上是一个资产家。”卫宫笑了笑,“不像你,拥有黄金律,宝石的来源不成问题。”

  “我可是女神啊。”伊什塔尔高傲地扬起了头,“被众神所宠爱,无所不为的存在。”

  “……可是没有人宠爱她。”卫宫低下头,去看手中的茶杯,“她严格地要求着自己,就像是在赎罪一样。不允许自己展现出软弱,行事总是过于合理化。”

  “是个有点傲娇的大小姐。”卫宫给她下了最后一个定义。

  “那,士郎呢?”伊什塔尔抿了一口红茶,轻声询问道。

  “士郎啊。”卫宫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无情地批判了一下自己,“是一个天真的正义战士,仅此而已。”

  伊什塔尔一言不发地放下了茶杯,起身离开。
  ——————————————————————————
  等到咕哒子要出任务了,过来找伊什塔尔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在房间里喝酒的场景。

  在咕哒子扭曲成名画呐喊之前,伊什塔尔先制止了她的尖叫声。

  “不要叫,太难听了。”声音轻缓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咕哒子乖巧地闭上了嘴,内心快速地划过了一串表情包。

  麻麻,我的女神进化成女王了QAQ。

  “今天的任务,去找俄里翁或者阿周那吧。”伊什塔尔下了逐客令,“我今天不想去。”

  咕哒子乖巧地退了出来,撒腿狂奔去找下一个从者,路上碰到了也在撒腿狂奔的咕哒君。

  “你不是去喊卫宫了吗?!”

  “你不是去喊伊什塔尔了吗?!”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对方,然后两个人停了下来,沉默在了原地。

  “看来发生了什么呢。”咕哒君故作深沉。

  “靠,不管发生了什么,任务快要开始了,还有两个从者没喊到啊,快跑了啦!”咕哒子推了他一把,率先跑了起来。

  “阿周那你在哪啊!!!!!!!!!!!!”


单独视觉

「伊什塔尔」
  咕哒子:“伊什塔尔,你,你做了怎样的梦呢?”

  坐在沙发上的伊什塔尔看上去已经喝醉了,头埋在两只手臂的中间,在咕哒子偷偷地靠近试图戳她一下之前,伊什塔尔就抬起了头幽怨地盯着她。

  “怎,怎么了?”咕哒子半蹲下来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梦,是很麻烦的人类。”可能是因为醉酒,她的话有些语病。

  “嗯嗯嗯,远坂凛是很麻烦的人类。”咕哒子胡乱点着头,期待地看着她,希望她吐露更多的事情。

  “不是啦!”伊什塔尔嘟起嘴来反驳,“我说的是卫宫!卫宫!”

  “哈?”

  “那个家伙啊,明明是个爱吐槽的笨蛋对吧,却完全不会说笑话逗人开心呢!”伊什塔尔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源源不断地说了起来,“明明是个除了做饭什么也做不到的普通人,却偏偏要这么逞强,什么嘛,来找我商量不就好了!我会帮他的啊!”

  “这是在关心他吧。”咕哒子笑了起来,“你们的关系很好呢。”

  “并!没!有!”伊什塔尔气鼓鼓地反驳。

  “但这是他选择的路吧,选择作为正义地伙伴走下去。”咕哒子像是想起了自己所做的那个梦,那个梦中的风景,平淡却美好的时光,笑着的凛和士郎,还有那位孤高的骑士王。

  “……不要一个人逞强啊。”伊什塔尔像是要哭了一样,声音却渐渐弱了下去。

  “睡着了啊。”咕哒子看了一眼桌上的瓶子,笑了一下,“不怎么能喝酒啊。”

  将伊什塔尔好好地放到了床上,带着瓶子离开的少女轻声地对暗下来的房间说了一句:

  “晚安,伊什塔尔。”

「卫宫士郎」
  咕哒君:“Emiya,你还好吗?”

  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沉默着,手中的酒瓶半空。

  “你和伊什塔尔聊了些什么吧。”咕哒君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

  “Sakura怎么样了呢。”他的声音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一样,和咕哒君梦中的那个声音重叠了起来。

  咕哒君一怔,有些不忍心地偏过了头。

  间桐樱,原名远坂樱,是远坂凛的亲妹妹。

  “为什么,她们要经历这些呢。”卫宫微微阖上了眼,掩盖住眼底的软弱,“明明都是很好的女孩子,一个被送走经历惨无人道的实验,,一个在杀父仇人的监护下成长,却都长成了很好的女孩子。”

  “远坂救了我的命。”卫宫摩挲着手中的宝石吊坠,咕哒君看到了那鲜红的颜色,那样刺目而耀眼。

  “可我,又能做些什么来回报她呢?”他有些讽刺地笑了,“正义的战士啊。”

  咕哒君默然无语。

玩一个小梗
「据说咕哒子的形象是按照卫宫士郎的形象性转而来的」

咕哒子「呐呐,Emiya,我听别人说,我是你的妹妹呢!」 
卫宫「哈?」
咕哒子(鼓起勇气)「兄さんが大好きです!/最喜欢哥哥了!」
卫宫(不知所措)「Ma……Master?!」

「据说咕哒君的形象是按照远坂凛的形象性转而来的」

咕哒君「伊什塔尔,那个,听说,我是你的弟弟?」
伊什塔尔「除了头发的颜色,你和我根本就没有相像的地方吧。不过Master想要成为我的弟弟也没有关系,我很好奇他们的反应呢~」(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咕哒君(脸红/语塞)「姉さんが大…大好きです!/最…最喜欢姐姐了!」
伊什塔尔(慌乱)「诶!!!」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