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寻

开位魔术师⇔插刀专业户,放假不定时更新(本质是个恩厨但想要的都不出货)

#FGO#生者与死者的七夕【有迦勒底三人组的小彩蛋w】

主演表
阿蒂拉/黑贞/燕青
恩奇都/旧剑/贞德

友情出演
金固/迦勒底三人组

探班花絮
卫宫/迪昂/尼禄/龙娘/lip/BB/源赖光/南丁格尔/莫德雷德/阿斯托尔福

【基础设定:中国去日本学习的咕哒,然后被迦勒底绑定了】

☆阿蒂拉☆

  “Master。”阿蒂拉看向坐在召唤室里发呆的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阿蒂拉?”你转头看见是她,松了一口气,“梦到你小时候的样子了,想试试看能不能召唤出来。”

  “我小时候的样子?”阿蒂拉试图回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灵基不是很稳定,战斗能力也很差,Master需要这样的我吗?”

  “我需要所有的你哦。”你摸了摸她的头发,“而且小时候的你超可爱啊,眼睛大大的,就像红宝石一样。”

  “……我也想变得可爱。”她捧着自己的脸颊,将脸上的肉努力地堆起来,“她们说这样子会显得很可爱。”

   很好奇阿蒂拉被哪些从者带歪了。你神魂飘荡了一瞬,立马将思绪拉回来:“你不用这样子也很可爱哦。”

   虽然是这样说着,你的手却忍不住戳了两下,进而开始揉她的脸。

   手感超棒!你感觉自己幸福到冒泡。

  “Master?”听到她迟疑的声音,你迅速地收回了作恶多端的手,摆出了一副纯洁无辜的表情。

  “什么?”

  “你想看到这样的我吗?”她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我可以去找斯卡哈进行灵基的变换,不过今天斯卡哈不在迦勒底里吧。”

  “不用哦。”你笑着打断了她,摇了摇头示意并不需要她这样做,“只是很好奇而已,今天就这样陪着我吧。”

  “陪着Master?”她歪了歪头,星辰的光辉洒满了你的眼睛。

  “去找个看得到星星又没有人的地方吧。”你将身旁装满了食物的盘子端起来,“这是我偷藏起来的食物哦,正好可以一块儿吃掉呢。”

  “说起来,阿蒂拉都不会胖呢。”你看着她纤细却充盈着力量的身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因为灵基。”阿蒂拉歪了歪头,将手中的盘子拿得近了一些,叼了一个巧果吃。

    你看着她乖乖吃东西的样子,下意识地就想去戳一下,抬手之前,阿蒂拉的目光就移了过来。

     ……忘记她有超强的第六感了。你叹了口气,按下了蠢蠢欲动的手。

    两个人面对着窗户,坐在地上开始吃东西,你指着窗外的银河说:“今天是七夕节,是一个和银河有关的节日,在我的国度,牛郎和织女仅在今天相逢,女孩子可以向织女祈愿,希望自己拥有一双巧手,得到一个如意郎君。”

   “阿蒂拉很喜欢马尔斯吧,可以向织女祈愿哦。”你将一个巧果投到嘴巴里,开始咀嚼起来,声音含含糊糊的,“不过…阿蒂拉…拥有神…的属性…可能不会…相信这个…吧……”

  “这是属于Master的文明啊。”她轻轻地笑了起来,红色的眼眸中满是认真,“我不想破坏文明,我希望能够守护文明。”

  “织女啊,我希望,我的Master能够拥有喜欢的人。”

    你看着她认真的侧脸,心底飘起了棉花糖般软绵绵的高兴。

    在你的心中,我已经比马尔斯更加重要了啊,亲爱的阿蒂拉。

 【以前也写过大王,写的还是儿童节哈哈哈。大王作为我第一个五星,我真的超喜欢她的!】

 
★贞德·Alter★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黑贞看着一个人偷偷摸摸在厨房里找吃的的你,上前拍了拍你的肩膀。

“啊!!!!!”你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瓜子差点撒了一地。

“你半夜来偷零食?”黑贞显然无法理解你的脑回路,“是想胖成猪吗?”

“不是!”你差点要被她的声音吓死,探头看了看四周有没有人,你将掉在地上的一些瓜子捡起来放回盘子里,低声碎碎念,“反正也不是我吃,掉了也没关系,不心疼不心疼。”

    你看着黑贞好奇中带着嫌弃的目光,哽了一下:“今天不是七夕吗?我上网查了一下,有一些地方有供奉五子的习俗,就是桂圆、红枣、榛子、花生、瓜子这些,厨房里恰好都有。”

    你稍微停顿了一下:“虽然也有吃饺子和巧果的习俗,但是我厨艺不精,就不献丑了。”

    言下之意就是老子不会做。

    明白了你未尽的语意,黑贞果真嗤笑出声。

    下一句话,吓得你差点心脏骤停:“那我也加入好了。”

    再下一句话更是将你反驳的话语塞了回去:“要是拒绝,就把大家喊起来一起吃吧!”

 “我知道了。”默默将苦水咽下的你,指了指一旁桌上的饮料,“帮我拿一下饮料吧,不然搬不过了。”

 “哦。”急着拿盘子的你,没有看到黑贞浮起的神秘笑容。

   于是悲剧在三十分钟后发生了。

   先让我们来到二十分钟后。

 “供奉完了。”终于搞定一切的你对着手机叽叽咕咕,“我都是按照搜出来的步骤做的,应该没问题吧。”

 “可以吃了吗?”你看向坐在桌子旁,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的黑贞。

“差不多了,你先吃吧。”你将东西大致打包收拾了一下,“要是被发现在植物园里乱扔垃圾就糟糕了。”

“你快点。”黑贞意外地有耐心,这让你有些惊讶。

“好了好了。”终于搞定的你,坐下来拉开了易拉罐,猛地喝了几口,“诶,这个是新出的饮料吗,怎么喝起来怪怪的。”

“从吉尔的房间里找到的。”黑贞也拉开了一罐,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不会有毒吧。”你的动作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

“你猜?”黑贞笑眯眯地喝了一大口,“我感觉没什么。”

“好吧。”感觉味道没什么太大问题的你痛快地喝了起来,忽略了对面黑贞不怀好意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你开始觉得有些头晕。

   再让我们回到四十分钟前。

 “啊,这是谁藏起来的酒啊。”黑贞在迦勒底漫无目的地闲逛的时候,捡到(找到)了几瓶饮料,一喝之下却发现是酒,“甜甜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带回房间去喝好了。”愉快地决定没收这几瓶酒的黑贞看到了厨房漏出来的灯光,“这个点还有人在厨房?”

   事情就是如此的简单。

 “黑贞,你变成两个了。”趴在桌子上的你开始说胡话,“穿私服的你真的超帅的!”

 “诶!?”

 “有机会还想和你们跳舞哦,穿礼服很高兴吧。”你抬头对着她展开一个傻傻的笑容,“你笑得很高兴哦。”

 “虽然我作为一个Master很不合格,对了,你貌似不喜欢我自称Master。”你任性地拍了拍桌子,“虽然我作为一个我很不合格,但是我真的会努力的哦!请好好地注视着我哦!”

 “你这个老好人,蠢货、爱哭鼻子的、积极、善良、天真、普通到无可救药的存在。”印象中的她似乎是笑了,“直到化作泡影之梦之前,我都会陪伴在你的身边的!”

   啊——她也喝高了。你迷迷糊糊地想。

   ——可以预见第二天来植物室看到你们两个人的达芬奇会有多么想要爆炸。

【——你也半夜来偷零食?——我不是!我没有!(疯狂摇头)】

☆燕青☆

  “哟,Master。”燕青敲开了你房间的门,看着披散下头发,准备睡觉的你,稍微有点惊讶,“今天可是七夕诶,这么早就睡了吗?”

  “没有家人怎么过七夕啊。”你瘫着一双死鱼眼看着他,“而且明天还要出去收集物资,不早点睡会累的。”

  “谁说你没有家人啦,我不就在这里吗?”燕青嬉皮笑脸地戳了戳你的脸,“出来逛逛呗,七夕的大好时光不能浪费啊。”

  “……我去换个衣服。”穿着睡衣的你试图关上门,却被他下意识地抵住了门。

  “不用啦,就这样去逛好了。”筋力B的燕青一把将你拉了出来,顺势公主抱将你捞了起来,“无赖汉虏获到公主了,今天晚上要和公主一起喝酒!”

  “我还是个未成年!不能喝酒!”你徒劳无力地挣扎着,手背蹭到他身上的肌肉,吓得你一下子收了回来,斜对着你的龙的纹身似乎在嘲笑你的无力。

    放弃挣扎的你默默地放松了身体。‘不管了,反正我也打不过他。’

    坐在幽静庭院里的你,看着一桌子的吃食愣了一下,口吃了一下:“这……这是你做的?”

  “当然了,无赖汉为了御主也是会好好努力的啊。”燕青在你的对面坐下,将酒杯递给你,“尝尝看吧,Master。”

    你捧着酒杯缓慢地喝了一口,味道甜甜的。

  “这个,不是酒吧?”你迟疑地问。

  “当然了,Master要是喝酒被发现就麻烦了吧。”燕青晃了晃自己的酒杯,夹了一个巧果吃,“这个才是真的酒哦,Master要尝尝看吗?”

  “不了。”你快速地摇了摇头,又喝了两口酒杯里的饮料,“这个是葡萄汁吧,还有点冰冰的。” 

  “这么热的天,喝冰的才比较痛快吧。”燕青笑了笑,夹了一个巧果伸到你的嘴边,“啊——”

  “啊——”似乎是月色太温柔,你竟然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咬住了筷子上的巧果。

  ‘诶,这个他刚刚是不是吃过了?’嚼了两下才意识到不对劲的你脸渐渐红起来。’这,这算是间接接吻了吧?’

  “怎么了,M、a、s、t、e、r。”燕青看着你渐渐红起来的脸,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还故意压低声音来引诱你。

  “燕青!”为了掩饰过快的心跳,你气鼓鼓地看着他,色厉内荏地掩盖自己的慌张。

  “我在哦~”燕青笑眯眯地戳了戳你的脸,又重新喊了一遍,“我的M、a、s、t、e、r。”

  “呜嗯。”你将自己止不住红起来的脸藏在了就酒杯后,“这真的太犯规了!”

  “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哦。”他笑嘻嘻地喝了一口酒,“我真的超乖的哦!”

    心跳声越来越快,似乎在说着喜欢他这件事情。

  “Master有什么喜欢的人吗?”燕青似乎放弃了逗弄你这件事情,转而问起其他的来。

    按捺下心底那些微弱的失望,你看着他思考起了他的话。

  “我可以变成他的样子哦,尽管只有今晚一夜哦。”他笑眯眯地补充。

  “我有哦。”终于鼓起勇气的你,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我有喜欢的人哦。”

  “诶?”这下他反倒愣住了。

  “我希望你可以变成他的样子。”你紧张地喝了好几口饮料,“燕青。”

  “变成谁?”他稍微认真了起来。

  “天巧星,燕青。”你认真地看着他,脸颊绯红,像是喝了一坛十八年的女儿红,“变成我喜欢的人吧,燕青。”

    无赖汉的眼睛睁大了,龙的纹身也似乎睁大了眼,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可爱。

  “我喜欢你哦,燕青。”尽管有些害羞,你仍然认真地补充,“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绿色的眼眸里倒映出你稍显局促的模样,他的声音带上了郑重:“我的主人,我的Master啊,天巧星燕青在此,将献上这生命的所有来辅佐你,陪伴你。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那我会永远需要你的。”你对着他绽开了笑容。

    聊到深夜,燕青将你送回了房间,在离开前,他亲吻了你的额角,留下来一个晚安吻。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第二天早上,你的早饭突然变成了一碗鸡汤,你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坐在对面的燕青,看到他狡黠地冲着你眨了眨眼。

    ——啊,真希望七夕永远不会过去啊。

【用了杀掉报晓的公鸡,牛郎和织女就不会分离的风俗w中国形象的角色才可以玩的梗】

☆恩奇都☆

  “恩奇都?”你看着站在走廊里的美人,有点怀疑地看了一眼房间的门,暗自嘀咕了一声,“是我的房间没毛病啊,黄金王不是在另外一个方向么?”

  “Master,晚上好。”美人注意到了你的存在,向你侧过身来,披散的长发在穿越玻璃的月华下闪闪发光。

   你不由自主地出神了一下,即使深刻地了解恩奇都的美丽,每一次见面,“他太过美丽”这个概念就会在脑海中进一步加深。

  “……啊,晚上好。”意识到自己出神的时间稍微有点久了,你偏着头问道,“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是七夕,对吧?”恩奇都对你笑了一下,“Master是中国人呢,平常也会过这些传统节日吧?”

  “会过节日是没错啦。”你稍显害羞地挠了挠脸,“可是七夕不太适合一个人过吧,总感觉怪怪的。”

  “不是一个人哦。”恩奇都稍稍垂下了眼帘,睫毛像是蝴蝶在振翅。

  “什么?”你呆呆地发问,被那一瞬间的美所震慑。

  “我会与你共度七夕。所以,请高兴起来,Master。”恩奇都抬起手摸了摸你的头,“听他们说这样子会让你高兴呢。”

    你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下拉,感受到他的体温向你传递过来,这才疑惑地发问:“为什么呢?”

  “是奖励哦,因为Master很努力啊。”恩奇都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你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恩奇都为你那种害羞的笨拙笑了一下,拉起你的手向着观景台走去。

    观景台没有人,今天为了处理危机情况,大家都有些累。

    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家乡,你稍微失望地垂着头,抱膝坐在恩奇都旁边。

  “请抬起头来,我的Master。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恩奇都稍显强硬地挑了一下你的下巴,示意你抬头,“请不要错失这样的美丽。”

  “好漂亮!”就算有些难过不能回家,你也依然为漫天星辰而绽放了笑容,“啊,是银河。”

  “恩奇都,在关于七夕的传说中,银河是王母娘娘为了不让牛郎织女这对神凡有别的眷侣分开而划下的界限。而在七夕这一天,喜鹊会架起桥梁,让这对眷侣跨越银河相会。”或许是身旁的人太过温柔,你无意识地靠在了他的身上,给他讲解起了七夕的种种故事。

  “七夕的七在中文中谐音为‘期’,有期待的意思哦。和Valentine‘s Day不同,是一种暗含期待的节日哦。”或许是打开了话匣子,你稍微有些语无伦次地讲解起来。

    因为你没有抬头,所以你不知道,他的笑容如此温柔。

    是只对你绽放的温柔。

  “在古代的时候,七夕是一个很盛大的节日哦,因为织女是远近闻名的织绢达人,未出嫁的女孩子会向织女乞求巧技,希望得到如意郎君哦!”

  “那我是Master所期待的如意郎君吗?”恩奇都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你的话,这句话的信息量让你的思绪在一瞬间停滞了。

   “……什么?”你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贴近了他,甚至越靠越近,几乎要和那张脸贴在一起,“请务必再说一遍。”

     他笑了一声,声音轻柔,像是在暗夜里盛开的昙花一般美丽:“你没有听错哦,Master。”

  “……对不起。”你迅速地收回了压在对方腹肌上的手,脸下意识地变红,脑子里有数十个小人在尖叫着跑来跑去。

    啊啊啊我在做些什么!啊啊啊我是笨蛋吗!

    恩奇都笑着看着你在那边自顾自地害羞着,甚至缩成了一个球。

    即使缩成了一个球,你也依然靠在恩奇都的身上。

  “我很喜欢Master哦~”像是还不够尽兴一般,恩奇都也像你一样抱膝坐好,这个姿势让他离你更近了,你可以感觉到他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有一些发丝穿过了手指间的空隙落到了你的脸上,渐渐靠近的气息让你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蒸熟了。

  “我也很喜欢恩奇都,很喜欢很喜欢。”被这样的靠近弄得不知所措,你的理智像是突然蒸发,吐露出了从未告诉他人的话语,“恩奇都长得很好看,开始只是被这样的美貌所吸引而已,很肤浅哦。然后变得越来越喜欢恩奇都,希望恩奇都每天都可以笑着,希望恩奇都可以陪伴着我。”

   “……我从来没有把恩奇都当作武器过,你是我最喜欢的存在,比整个世界更让我喜欢,比活下去更加重要。”说着说着,眼泪像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啊咧,为什么我会哭呢?”

    像是没有料到你的反应一样,恩奇都垂下了眼帘,轻轻地将哭泣的你拥入怀中。

  “我知道的哦,不可以这样子的。”你努力地安慰着自己,像是要劝慰自己停下哭泣,坚强起来一样,“你是真正的神明,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就像是牛郎织女的故事一样,七夕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节日,神仙和凡人能够在一起。哪怕一年只有那么一天,哪怕这一生就只有这一天,要是我能真正的拥有你就好了。不是因为契约,不是因为从者召唤系统,要是我能够完完整整地拥有你,作为我的恋人。那该多好啊。”像是不肯被他看到表情一样,将脸埋入了他的怀中,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味,“就像这样地靠近你,就像这样正大光明地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恩奇都。”

    他轻轻地低下头,亲吻了你的发顶,动作轻柔而虔诚:“我也喜欢你,作为恩奇都这个个体。”

【我之前是不是想写个小甜文来着?看到了仙凡相恋这个梗,突然觉得和恩奇都好配(跪)我有罪哭唧唧】

☆旧剑☆

  “Master,听说您找我。”金色头发的男人扣了扣门,向正在工作的你提醒他的存在。

  “亚瑟。”你放下看了一半的训练书,站起身,“有点事情想麻烦你,可以跟我过来一下吗?”

  “好的。”男人轻轻地颔首,带着白色手套的手绅士地打开了门。

  “你穿的不是盔甲呢。”你注意到他不同寻常的打扮,妥帖修身的白色西装,衬得他身形挺拔。

  “是的。”亚瑟笑了笑,温和的解释了起来,“达芬奇说在平常就穿常服就可以,但是在特殊的日子就应该稍微修饰一下自己,让我试穿了这套礼服,因为您的召唤来得仓促,暂时没有换掉。”

  “很帅气哦。”你歪着头笑了笑,在心底默默感谢了一下助攻的达芬奇亲,迈步前往模拟室。

  “亚瑟知道七夕吗?”你看向一旁的不列颠红龙,将自己修饰成白色王子的某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么的引人爱慕。

  “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吧,我曾经听别人讲起过。”红龙轻轻地眨了眨眼,“是今天吗?”

  “在这种方面意外的敏锐呢。”你听到他的回答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亚瑟一定很讨人喜欢吧,在传说中,亚瑟王的容颜会让所有少女倾心。”

  “是吗?”他歪了歪头,笑起来的样子让你的心脏漏了一拍,“我并不这么觉得呢。”

  “是因为桂妮薇儿吗?”话一出口你就后悔了,下意识地去看他的脸色。

    意外的是他并没有露出黯然的表情,反倒是很坦然的样子:“因为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爱着对方,而我不太清楚爱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到了。”尽管很想问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目的地却已经到了。

  “是来进行模拟训练吗?”亚瑟看了一眼模拟室的门牌,“是有谁需要对龙经验吗,需要我帮忙培训。”

  “是我哦。”背对着他的你打开了模拟室的门,声音轻缓,“是我需要对红龙的经验,所以请来了你。”

    模拟室一片漆黑,只身进入的你像是消失在其中一样。

    而他毫不犹豫地向前跟来,直到被你的声音制止。

  “请停在那里。”

  “概念礼装「庭院」,展开。”你高举的手上,鲜红的令咒开始慢慢消隐,月光下的庭院展开了它的面目,将漆黑的模拟室层层覆盖。

    温柔绽放的光芒让亚瑟看清了站在三步之外的少女,不是刚刚看到的那件制服,干干净净的白色连衣裙,一条简单的紫色丝带勾勒出少女的纤腰。

  “Master。”红龙看着像是精心打扮过的你,神色有了几分认真。

  “呐,亚瑟·潘德拉贡,不列颠的红龙,传说中不识人心的王啊。”你对着他笑了起来,语意轻佻,神色却是十足的郑重,“请你告诉我,我该如何爱你吧。”

  “您喜欢着这样的我啊。”红龙对着你伸出手,套着白色手套的他像是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殿下。

  “是爱着你哦。”你特意纠正道,向前几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不过我并不想奢求你的怜悯,所以,仅此一夜,陪伴着我度过吧。

  “谨遵您的吩咐。”王子向你低下了头,“今夜,我将是您的骑士,我的公主。”

  “你不会突然离开吧?”你握紧了他的手。

  “尽管我还不够成熟啊,不过骑士的誓言是不会被打破的。”海蓝色的眼睛里浸染着坚定和不加掩饰的温柔。

  “七月初七,也就是今天,是属于中国人的爱情节。”尽管对他的称呼有些害羞,你仍然拉着他坐了下来,桌上的红茶和小茶点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有着各种各样的传统哦。”

    他静静地看着你,像是忠诚的骑士在等待他的公主。

    被王子殿下这样子盯着,你突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些什么,下意识地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你看着坐在对面温柔笑着的他,“尽管我一直很喜欢你,却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你呢。”

  “Master喜欢我什么呢?”他把玩着手里的白玫瑰。

  “喜欢你的全部哦。”像是害羞一般,你拿起红茶小小地抿了一口,挡住自己绯红的脸颊。

   你看到他眉眼间是渐渐晕染开的笑意。

 “喜欢我的全部啊。”月轮在他的身后降临,将他的笑容模糊成剪影,你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啊啊,善良的织女啊,我乞求您的祝福,让这个人,成为我的恋人吧。

【其实是我记不起来要写什么了,昨天晚上写到睡着了orz】

 
☆贞德☆

  “Master,在这里做些什么呢?”贞德弯下腰来,看向缩在毯子里呆呆地看着窗外明月的少女。

    仅有月光的照耀的走廊里,仰望着明月的橘发少女像是突然被惊醒了,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来,嘴巴张张合合,带出破碎的语调:“我想,回家。”

    贞德轻轻地跪了下来,将你搂在怀中,一下一下地拍着你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

  “我不希望别人知道哦。”你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切地辩解,“只要今天一个晚上就好,明天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关系哦。”贞德轻轻地拭去你的泪水,海蓝色的眼睛倒映出你狼狈的样子。

  “我想起了小时候哦。”你偏着头笑了起来,微红的眼睛让你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那时候超喜欢过节日的,那时候也没有光污染,抬头就能看见很漂亮的星星,就像现在这样哦!”

    贞德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她手指的方向,罕见的好天气让她的眼瞳中都倒映出了星空。

     你看着她呆愣的侧脸,莫名的冲动让你下意识地啄了一下她的耳廓,然后飞速地将自己的半张脸缩进了毯子里,只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瞬间回头的贞德。

  “Master……”你看着她努力保持着的一本正经的样子,视线集中在她微红的耳廓上,她像是发现了这一点,稍微偏了偏头,将自己微红的耳廓遮起来,脸颊却不由自主地变红。

  “脸红了,脸红了。”你还嫌事情不够大一般,得意地叫嚣起来,随即被生气的少女给了一记爆栗。

    摸了摸自己的的额头,看着红着脸气鼓鼓的少女,你绽开一个笑容:“总算有一个少女的样子了啊,我美丽的贞德啊。”

  “能和你们相遇真的太好了。”你放松地将自己靠在冰冷的墙上,对着月光张开了五指,令咒在熠熠生辉,“能够成为你的伙伴,和那样优秀的人在一起战斗,仿佛自己也可以活得如此骄傲一样。”

     她看着我的目光很认真。你看着她的眼神,思绪有一瞬间的跑偏。

  “我其实真的很普通哦,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手指描绘出银河的轮廓,指尖的光芒描绘成织女和牛郎牵着手的简笔画,“能够使用魔法,能够去到异国的时代,能够和那些已经作古的人一起高歌饮酒,和那些只能从书本上了解只言片语的存在对话,能够和改变了一整个时代的英雄们一同生活。我像是活在梦中,就怕一不小心会醒过来。”

   “我羡慕英雄。”你伸出手,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柔顺的金色长发穿过你的指尖,“可是我见过你,那个在栋雷米的田地间肆意奔跑的美丽少女,那个在战场上坚定不移的指挥官,那个在扭曲的圣杯战争中不停前行的裁定者。”

  “为什么你会这么的坚定不移呢。”你回忆着在梦中听到的她的话语,轻声呢喃着。

  “If I am not, may Godput me there; and if I am, may God so keep me. I should be the saddest creaturein the world if I knew I were not in His grace./如果我没有得到,那么恳请神赐予我;如果我已经得到了,恳请神仍然赐予我。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恩典,那我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造物。”

   “因为我听到了主的叹息。”难得的,她伸出手轻轻地回报了你,将身体倚靠在你的身上,“吾主会保佑你的。”

   “可我希望我可以保佑你。”

    ——不再受伤。

【结果变成了贞德个人的一些感叹???完全没有写到七夕(跪)】

 

§金固§

  “金固?”你看着从召唤系统里面出现的五星Lancer,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同的你发出了疑问。

  “我是金固,是寄宿在恩奇都遗体里的鬼魂。请问,你是我的Master吗?”刚从召唤系统里掉出来的金固还有些懵,但在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你的不对劲,“啊,想要的是恩奇都啊。”

  “抱歉,我不是恩奇都哦。”他偏着头笑了一下,笑容有些黯淡,“你看上去很遗憾。”

  “不是的。不是的。”你下意识地摇头否认,不敢相信从召唤系统中出来的是真正的金固,“我想要的是你哦,金固,那个在神代和我们一同战斗的那个金固哦。”

  “是吗?”金固的脸有一瞬间变得闪闪发光,紫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让你为之神魂颠倒的情绪。即使这抹光芒很快就消失了,你也依然记住了他期待的样子。

  “是真的哦。”你稍微有些害羞地将手背到身后,“能有幸拥有你是奇迹哦,因为你的存在本来是不被记录的哦。”

  “你是我所期待的奇迹哦,金固。”你对着他笑了起来,看到这个骄(ao)傲(jiao)的美人半是害羞半是恼怒地偏过头去。

    你偷笑了一声,看着他恼怒地瞪了你一眼,却始终不肯将正脸转过来。

  “我带你找个房间休息吧。”见好就收的你对着他伸出手,手心向上,像是在展开自己的柔软,“走吧。”

    虽然他没有握住你的手,但走到你身边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带着他在寂静的走廊里行走着,空洞的走廊回荡着两个人的足音,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你们两个人一般。

   “这间是吉尔伽美什的房间,再往里面是恩奇都的房间。”你指着前方的房间门轻声低语,“恩奇都很好奇你的存在呢,要是有机会你可以和他聊聊天。”

  “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休息了。”你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示意他进来,“这间屋子还没有人住,很干净。”

    看着她低声轻语示意那一刻,金固清楚的意识到,这位Master是一名人类,是和他截然不同的存在。

    从者是不需要睡觉的,不知为何,这句话梗在他的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满心欢喜的你并没有注意到他那一瞬间的沉默。

  “呐,今天是七夕,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我有幸能够邀请你和我一起共度吗?”解决住房问题的你对着他发出了邀请,手心朝上,如同心怀期待的少女邀请自己喜欢的少年那般热情。

     金固没有去接你的手,反倒是向你伸出了手,如你一般,手心向上,像是在示意。

     你小小地欢呼了一声,走上前牵着他的手,两个人在走廊里随意地漫步。

   “今天还真的是我的幸运日呢。”像是冷静的抑制力渐渐消失一般,你的话语渐渐充满了兴奋。

   “因为要遵循古礼,我去找针线的时候找到了埋在衣服口袋里面的三枚石头,简直超幸福!穿线的时候成功穿过了七个针孔,据说这是巧手的象征哦。以前我从来没有穿成功过。后来想着要把这三枚石头偷偷用掉,就溜到召唤室里面来啦。”你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你就从召唤系统里面出来了。”

  “大概是哪个好心的神明听见了我的心愿吧。”你笑着抬起头去看他,那双紫色的眼睛浸润着温柔,像是盈盈月光在其中流动一般。

    你倏地低下了头,掩盖住绯红双颊。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原来是个话痨。”金固像是被你的反应逗笑了一般,“那个时候的我,是只相信提亚马特的存在,是和恩奇都一般无二的机器。”

  “但你是鲜活的。”他笑着打断了你急切想要辩解的话语,“和留存在恩奇都身体里的感觉不一样,和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王不一样,你是特殊的,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他低下头来,宽大的袍子挡住了月亮的光辉,将你完完全全地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即使是这样富有压迫力的姿势,你也没有后退。

    修长的手抚摸着你的脸颊,动作轻柔,细软的发丝拂过你的耳畔。

    你被他温柔的声音所迷惑:“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却要和毁灭世界这近乎残酷的任务对抗。”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啊。你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或许是被他眼中的悲伤所慑去了魂魄,你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和你靠的那样得近,他的手是如此的温暖。

    ——可是他不属于你。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你心下一痛,你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拥抱他,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短暂地以为自己是拥有他的,是可以拥有他的。

  “留下来吧,金固。一直一直地留下来吧。”你的语调里带了哭腔,为了那心底盘旋不去的可怕预感,“为了我,留在这里吧。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稍微陪陪我吧。”

  “……好。”他最终应承了,以不知是谎言还是真实的言语。金固将你抱起,缓步前行,温柔和月光将你一同笼罩,你依偎在他的怀中,渐渐睡去。

    你从床上醒来,下意识地在视野内寻找金固的身影,看到在身畔侧身而睡的金固才松了一口气。

    右侧的辫子被轻柔地解开了,他的发丝和你的发丝交缠在一起,像是永不会分离一般。

    你被这个念头蛊惑了,渐渐侧过身来,将自己蜷缩起来,假装是他和你相拥而睡一般。

  “晚安,金固。”你沉沉睡去,假装不知道这是一个仅有一日的美丽迷梦。

   你只有他的时光是如此的短暂,却让人眷恋啊。

【设定就是,卫星从者限定一日降临(插刀愉快)】

◇迦勒底三人组◇

  “医生,你在找我。”你推开了他房间的门,却意外地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没在医疗室,也不在房间里偷懒,人去哪里了呢?”

  “前辈!”你听到身后传来的跑步声,看到玛修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我找了你好久了,前辈。”

  “……可是医生在找我?”你偏着头看着她喘了两口气。

  “不是在这里啊,是在植物室那边。”玛修直起身来,“他没有说吗?”

  “……大概是忘掉了吧?”你想起阿斯托尔福的样子,默默咽下了后半句话。

    ——肯定是忘掉了。

  “去植物室干什么?”你走在玛修的旁边,看着芙芙从转角跑过来扑进玛修怀中。

  “到了前辈就知道了。”玛修顺了顺芙芙的毛,看着被芙芙膨大的尾巴糊了一脸的你笑出了声,“芙芙,不要调皮。”

    推开植物室的门,达芬奇先迎了上来,将手中的的五色线塞到你的手中,语气兴奋:“快,去把线穿了,求个巧。”

    你看向坐在桌子旁的罗曼,他温柔地笑着,朝你挥了挥手:“快点过来啊。”

    掩盖下眼底的泪意,你上前小心翼翼地将线穿过七孔针,一旁同样小心翼翼盯着你姿势的两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前辈做得很好哦。”“我就说嘛,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做不好。”

  “这里还有饺子,虽说中国的习俗有包针和红枣,吃到针稍微有点危险,红枣好像被其他工作人员吃完了,所以只包了钱在里面。”罗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三个人一块包的饺子,我包的有点丑,不要介意。”

     玛修将你按到了椅子上,正对着罗曼,语调欢快:“前辈,快点坐下来吃吧。”

     罗曼舀了一大勺饺子放到你的碗里,你看着疑似火锅的某物出神了一秒钟,耳边传来了达芬奇充满自信的声音。

  “为了防止饺子冷掉,都是现场制作的哦。这个锅是我花了十分钟特制的哦!”

    ——拜托你稍微做得久一点啊。你在心底吐槽了一句,明白为什么玛修会急着来找你了。

     拿着勺子舀了一个还散发着热气的饺子送入口中,唇齿间满溢着虾的甜香气息,以及某种带着金属质感的硬物。

   “前辈吃到钱了吧。”看到你停下了动作,玛修高兴地笑了起来,“吃到钱就是有福气的意思哦,下半年前辈一定会过得很好呢。”

     你点了点头,将口中的硬币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开始吃下一个饺子,其他三人也各自捧着碗小口吃着。

    第二个饺子,吃到了硬币。

    第三个饺子,吃到了硬币。你吃的动作有些迟疑。

    ……

    第六个饺子,吃到了硬币。你的动作越来越慢。

    第七个饺子,吃到了硬币。

    七个饺子,七个硬币,你捧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碗,眼眶有些湿润。

    三个人早就吃完了,玛修眨着眼笑着看着你,达芬奇得意地笑着。

    而罗曼,对你展开一个温柔的笑容。

  “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哦。”

  “我一直如此期望着。”

【我,我尽力了,这个应该没有任何虐的部分吧?】

 

◆卫宫/迪昂/尼禄/龙娘/BB/Lip/源赖光/南丁格尔/莫德雷德/阿斯托尔福◆

  “Emiya,今天是七夕节,帮我做些巧果吃吧。”你看着在收拾厨房不理你的卫宫,故意添乱,“会做吗!会做吗!”

  “到七夕了啊。”卫宫怔了一下,洗着刀具的手停顿了下来,“哦,你等一会儿。”

    二十分钟后。

   你端着卫宫炒的一大盘巧饼陷入了沉默,开始后悔自己的嘴贱。

  “巧果的话,我偶尔会做,材料也比较方便,凛和樱都会吃。”像是回忆起什么了一般,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我讨厌这个左拥右抱的男人。(任性发言)

     一个人吃不完的你开始挨家挨户地敲门送巧饼。、

  “这是可以让你变可爱的食物哦。”你敲开了迪昂的房间门。

  “啊,谢谢。”迪昂似乎在试穿礼服,只是开了半条缝让你看见了纤细的手臂,“Master能帮我来拉一下后背的拉链吗?现代的服饰稍微有点不太好穿。”

  “好的!”你将盘子放在地上,走进去帮他拉拉链

  “是王妃要求的舞会,有著名音乐家演出哦。”迪昂看着你疑惑的样子,出声解释,“Master如果能前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一定会去的!”

    出来后,你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把巧果给迪昂留下,想了想,你开始走向下一道门。

    反正总会有人吃的。

    在走廊里看到了兴奋地在说些什么的尼禄,你正准备走上前,就看了到了被她遮住了半边身子的龙娘,看着正准备引吭高歌的两人,你默默地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BB似乎在房间里制作什么程序,空不出手来,一旁的lip在帮忙,感觉打扰别人工作似乎不太好的你因此退了出来。

    愁眉苦脸的你看到了在医疗室里的源赖光,正想将巧果递给她,她却率先走上来,看着盘子里的巧果发出了赞叹。

  “啊呀,这是Master自己做的吗?妈妈很高兴呢。”

  “不是,是Emiya做来给我吃的。”你摇了摇头,看着源赖光眯起了眼睛,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哦呀,看来我要找卫宫谈一下了。”阻止不及的你看着远去的源赖光,啃了一口巧果。

    Emiya我对不起你,走好。

    走到医务室的你看着正好在休息的南丁格尔,坐下来和她聊了聊天。

  “南丁格尔,你最近有什么想看的书吗?”终于想起了前段时间达芬奇嘱咐的事情,你纠结地开口,“虽然大前天就该和你说的,后来忙事情忘记了。他们说可以送些书过来,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现代的医书来几本好了,我不介意的。”少女喝了一口水,吃了一口巧果,“这是来自中国的食物吗?”

    正准备向她科普七夕风俗的你看着被伤员叫走的南丁格尔,流下了两条宽面泪。

    南丁你回来,帮我再吃几块啊qwq

     漫无目的游荡的你遇上了好几波不同的从者,但是因为各种各样奇怪的原因,比如说莫德雷德要和亚瑟王比赛剑术,阿斯托尔福因为鹰跑掉了在找鹰之类的原因,最终只被吃掉了三块巧果。

    于是,剩下的一整盘巧果都被你一个人吃完了。

    不能浪费食物呢!来自某人的发言。

【感觉大混杂写得有些简略了qwq】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第一次发七夕贺文,还是多角色的嘿嘿,提前一天发是为了让大家能有机会提出自己喜欢的角色w(才不是怕被大佬挤压到看不见呢qwq)

评论(2)

热度(37)